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69 0999|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林光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雅昌专访】林光:玉雕的简素之美是心灵的映射|2016子冈杯系列报道

2016-11-17 11:47:35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房卫

  苏州玉雕工艺师林光的创作一向以简约流畅的大线条和精致的细节取胜。静观林光的作品,发现他的设计原来并不多。林光往往取玉石的天然线条构成轮廓,而点缀其间的小景看似无意,却构成了视觉的和谐和意境的悠远。

  在推崇简素为美的当代,林光认为“简能胜繁”,但他却并不“刻意做减法”。他将创作看做“心像”在画笔下的投射,玉石上那横逸斜出的一撇竹叶,或倏然飘落的银杏,皆是自然生成,不加矫饰,因而脱去了匠气。

  在2016年中国·(苏州)子冈杯玉石雕精品博览会前夕,雅昌艺术网对林光进行了专访。

 

  雅昌艺术网:林光你好。2016中国·(苏州)子冈杯玉石雕精品博览会即将于今年11月开幕。你今年将以什么样的作品参赛呢?

  林光:今年的作品是一套玉雕摆件,名为《秋竹吟·陈风往》,以秋竹为题材。所谓“长风犹在,知秋有意”,而人生过往不可捉摸。作品由此古意衍生,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叫《秋竹吟》,用来感叹世事无常,另一部分叫《陈风往》,表达的是看待世间名利如尘埃。

《秋竹吟·陈风往》

  雅昌艺术网:古人常以竹入诗书画,你的这件作品也是以竹为主体意象,你是如何在玉石上表达竹的灵动之美?毕竟玉石是静止之物。

  林光:古人爱竹,臻于痴绝的境界,苏轼曾豪言“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古人诚不欺我,你看:“食者竹笋,庇者竹瓦,载者竹筏,炊者竹薪,衣者竹皮,书者竹纸,履者竹鞋,真可谓不可一日无此君也。”竹子承载了古人的日常起居,也渐渐构建出一个民族的集体审美。

  所以我要说一说这两件作品的细节,这些细节是相互呼应的关系。

  雅昌艺术网:请先谈一谈《秋竹吟》这件作品的细节。

  林光:这件玉雕是一件包含“士气”的作品,即寄托了文人士大夫的情操,但它表现的并非渴慕建功立业的庙堂之志,而是寄情山林的旷逸之趣。

  我的创作思路首先是保留玉料的天然形态与肌理,在此基础上酝酿灵感,发挥设计的功用。例如,在《秋竹吟》这一部分,我保留了籽料表面的洒金皮,将之想象成为清秋下午温煦的阳光,洒满山谷,映照磐石上,温暖怡人。玉雕左侧刻有一幅立体的“秋日风竹图”,青翠欲滴的修竹在风中舒展竹叶,造型摇曳生姿、透出一股子灵动之感。谷中有幽篁,此乃仙境。

《秋竹吟》正面

《秋竹吟》背面

《秋竹吟》书法细节

  上部的脊背处则刻有一组书法,柔中带刚,仿佛摩崖石刻,书以大草为体,轻盈率意,又有金石味,和竹叶摇风的自然之态形成呼应,气息清逸潇洒。竹图与书法各衬以背景“图层”,其边框轮廓好似泼墨般徜徉恣肆。背景图层表面的亚光质感与竹节、浮雕文字的“高光”构成对比,突出了主体意象。

  作品的背面则勾出一条小溪,自千年古洞中潺潺而出。全作品虽不见人迹,却有流觞曲水,隐于林涧,令人联想起当年兰亭雅集的盛景。玉雕其余部分皆浑然天成、未经雕饰,为整件作品增添了古朴、温雅的性情,令人如沐清风,以手握之,既可感受匠心之魅力,又可感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雅昌艺术网:《秋竹吟》的大线条似乎勾勒出了山中的云气?这是刻意营造的吗?

  林光:这是画设计稿时的性情抒发,如果你看到了山中云气,那就算是山中云气吧。竹,轻灵空逸,与心性之学相合。横空逸出一撇,教人浮想连翩,急欲呐喊,却又“欲辨已忘言”。松风竹炉,提壶相呼,恍惚间,二王的书帖自腕下浮现,嵇康的《广陵散》不绝于耳,拨开山雾,陡见飞瀑百转千回。这就是所谓胸中丘壑。

  雅昌艺术网:请解释一下《陈风往》这一部分。

  林光:这一部分的整体造型酷似一座小山峰,又似半截尖笋,蕴藏着一股向上的生命力。作品左下方雕刻有镂空竹枝,富有女性气质。仔细观赏,但见竹节之处蕴含着柔韧的力量,立体的竹枝竹节刚柔相济、而枝叶却巧妙地进入了背面刻有文字的平面上,生趣盎然。

  竹叶微微下垂,恰似含羞少女的纤纤玉指,竹叶所在的平面右侧阳刻诗文,竹叶与文字相互映衬。玉雕顶部刻有一斜面,恰似小小土坡,使整体造型更加立体。细细的嫩芽从玉雕右上方的冒尖处生长出来,自有一股蓬勃气息,也透露出几分顽皮。玉色通体莹润白碧,上方略带金黄,如一轮皓月落在山间,上乘的选料和自然的色度恰好迎合了这种诗意。

《陈风往》正面

《陈风往》背面

《陈风往》细节

  雅昌艺术网:你今年还创作了哪些这种类型的摆件?

  林光:我还有一件作品,名曰《筱竹•菡绣绮》,是摹园林一偏景,筱竹漏窗隔,上作秋叶秋蛐当秋意,提名“筱竹菡绣绮”,其中四个字均为赞美称叹。在设计作品时,我偶见秋色满庭,竹柏苍翠,又听蟋蟀脆鸣,怎能不被这美景所打动。

  所以这件作品以苏州园林为灵感,整体形状浑然如园中池塘里的一块鹅卵石,一面雕刻有劲节之竹,竹子右侧雕刻有镂空的扇形窗棂,窗棂的纹样图案似抽象竹纹,与竹子遥相呼应。顶部的天然皮色做成芭蕉,两只蟋蟀戏于其上。

《筱竹•菡绣绮》

《筱竹•菡绣绮》细节

  雅昌艺术网:园林是从古至今文人画不完的题材,在苏州玉雕当中也很常见,很多画家尝言“园林难画”,园林之所以难画是因为美景太多,难以取舍,而且南方园林讲究文人野意,非皇家园囿的秩序化。那么在一方玉石上,你是如何抽取、提炼园林的元素呢?

  林光:明代文震亨在《长物志》中有言:“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说的是园林造景的高妙。造园者浓缩了真山真水之美,静置于一园中来体察观看。“太华”指的就是五岳里的华山,文中指的是一块石头或者一角山峰就集华山的险峻雄伟,一池碧波则可洞见江湖的万里广阔。

  把园林雕刻在玉石上也很难,如果经营不得当,苛求面面俱到,就会变成呆板乏味的模型,变得笨拙。因此,我仅抽取了几个最重要的意象进行组合点缀。修竹、窗棂、芭蕉、蟋蟀等基本元素已经可以概括园林、而平整的表面恰似园林的白墙。最令我满意的是,这大轮廓的流线并非我设计打磨出来的,而是籽料本身的弧线,仔细琢磨会发现,它少一分则瘦、多一分则肥,是真正的“大美天成”。

  雅昌艺术网:你参加2014年子冈杯的作品《胥郛叠影》,也是以籽料的原有弧线构成整体轮廓,而只刻画了几种代表性的元素,就把苏州古城的历史沧桑感烘托出来了。结合今年的作品来看,你的作品设计内容似乎并不多,但却给人无限的遐思。

  林光: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状态,我的观点是“以简胜繁”,原本是想更多地想保留玉材的天然美感,尽量少动刀,稍加修饰即可,也许反而在不经意间获得了“无为而无不为”的巧妙。

  雅昌艺术网:谢谢。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下一篇:百花玉缘杯金奖作品:林光-《乾龙登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