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69 0999|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刘华生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石湾窑变釉

2015-07-28 13:59:49 作者:刘华生

    所谓“窑变”,是由于施在器物表面的釉料中含有多种呈色的金属氧化物,在烧制过程中受氧化或还原作用,釉料在一定熔点上使釉药发生熔融,在熔融流动的过程中引起釉药物质结构组合发生变化,从而产生多种呈色的釉彩。它的出现可以是偶然的,但从技术角度来说也有其必然性。在龙窑这类土窑的烧制过程中,经常受到天气、木材、装窑密度、人工操作等诸多因素的影响,烧窑师傅对窑内的气氛很难有绝对稳定的把握,其结果往往是“窑变”无双。然而随着生产技术水平的提高,人们经验的积累和对现代窑炉的掌握技术及釉料配方的精确提炼,窑变釉的烧成越来越有把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按照人们的意识去获取效果,但也无法达到绝对重复。

    “窑变釉”的始祖当属唐代以前的青瓷,它是铁的氧化物呈色的结果,能呈变出青、黄、褐、黑灯色彩。后来发现铜的氧化物能呈现红色时,铜红釉就把窑变釉的烧制推上一个崭新的台阶。

    宋代,河南禹县的“窑变釉”是中国制瓷史上的一大杰作,它的特征是在釉料中加入了铜的氧化物和其他金属氧化物(如锰、铁、锡等)。这些氧化物在烧制过程中相互反应,于是釉色就显得千变万化,红、蓝、青、白、紫相交融会,尤以紫红变釉最有名。对此前人评述:“或如灿烂云霞,或如春花秋月,或如大海怒涛,或如万马奔腾。”宋钧窑变器物被推崇为“国之瑰宝”。

    清代,景德镇官窑的烧制技术和配釉技术再次把窑变釉推上一个高峰,人为地配置釉料的呈色元素和较好地掌握火候,“窑变”的可预测性得到极大的提升。这一技术一直发展至今天的窑炉新时代——梭式窑。

    民国学者李景康在《石湾陶业考》中对石湾窑变釉有这样的阐述:“变釉之名,以石湾陶器之盛。所谓变釉,大略可分为两类:一为意外之变,一为意中之变。例如制成白釉花盘数十个,烧后一两个忽现一二小幅红釉,绝非与红釉陶器并烧黏来,此为意外之变。然细思之,大抵釉笔内心洗涤未净,上釉时缓缓从笔内流出点滴宿釉,因而烧后发现,似为近理。世俗虽视为神奇,此种意外变釉,断非从天外飞来也。至于意中变釉,本极寻常。挂釉时先上浅釉,复加深釉。烧时为火力熔化,自然变幻莫测。色泽明亮与否,则视乎釉质之良窳,与火候是否适宜。若深浅浓淡不齐,虽有美恶之别,殊非人力所致也。”

    据考,元代石湾窑就已经有窑变釉的出现,清代进入鼎盛时期,其中仿钧窑变釉最为突出,成就卓著。石湾人喜欢称仿钧窑红釉为“钧红”、蓝釉为“蓝钧”。石湾窑变釉色一般是两种以上釉料的组合,常见的仿钧窑变釉主要有蓝与青、红与紫、青与白诸色的组合,调配所产生的色彩变化的艺术效果,给人以和谐美的感觉,两种相近色彩的融合,产生了深浅浓淡的渐变色变化。

    窑变是一个难以全然解释清楚的词,它是一种由釉料与火缔造的美。从广义来说,窑变可以指代一切烧成过程中出现的釉面效果。窑变效果既微妙又复杂。任何一种颜色都是由烧成过程中的众多因素所决定的,这些因素有些是可以人为掌握的,有些则是自然生成的。在生产时陶胎的类型、作品形状、装窑方式、温度、烧成时火焰的走向、窑内的气氛变化等因素都会对窑变效果产生重要的影响。只有熟识这些因素,并在烧成过程中采取严谨的操作,才能使窑变达到理想的效果。

一、坯体与窑变釉

    石湾制陶因受地理位置限制,多取材陶土、陶沙。陶土质地疏松粗犷,不及瓷土质地细致紧密。为覆盖粗胚用于器物表面装饰的釉料就需要变得乳浊混厚。石湾窑变釉一般采用生坯上釉,釉层很厚。为了达到流动熔融的效果,往往会叠加两至三层,甚至更多的釉层。厚厚的釉层在高温下形成釉膜时会对坯体产生一定的拉力,如果坯体厚度不够,承受不起这拉力,就会产生破损。因此生产时大多是后胎厚釉。如果是小件产品则会考虑施釉前把胚体进行素烧(约900℃)。素烧后的胚体有一定的强度,可以抵抗厚釉的应力,这样施釉就较为容易。

二、窑炉的构造与掌控对窑变釉烧成的影响

    石湾窑变釉不仅考验师傅的配釉技术和施釉技法,它还是一门火的艺术。影响窑变釉效果最重要的因素除了釉方的调配,就是窑炉的构造,它直接影响火焰的走向和烧成气氛。

    过去石湾使用龙窑烧制陶器,龙窑一般依山坡而建,窑身长达十数米,有的甚至达数十米。由炉头、窑床、窑尾、烟道和烟囱几部分组成,以木柴为燃料。龙窑建造在约15-20°的山坡上。窑尾处竖立一个大烟囱,形成抽力,从窑头处将空气抽入窑内。窑内氧含量的多寡直接决定烧成气氛,而烧成气氛则是石湾窑变釉产生的关键因素之一。

    在烧窑时火焰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性质。火焰的性质大致可分为氧化焰、还原焰和中性焰,不同性质的火焰有不同的作用。若采用氧化焰,必须使窑内氧气供应充足,燃料完全燃烧。这时釉料所含的金属氧化物发色剂与氧气结合,形成氧化物颜色。相反,限制空气流入窑内,造成供氧不充分,此种状态下便是还原焰气氛。在供氧不足的状态下,产生一氧化碳就从釉料的金属氧化物中吸取氧,如把釉料中的氧化铁还原成氧化亚铁,氧化铜还原氧化亚铜。同样性质的釉料,在氧化焰和还原焰气氛中烧制,呈色效果截然不同。还原焰按一氧化碳的含量多少,又分为强还原气氛和弱还原气氛。中性焰是窑内所产生的一氧化碳与进入窑中的空气化合量几乎相等,处于平衡状态,这是窑内为中性气氛,但控制中性气氛非常困难,常用弱还原气氛代替。石湾很多窑变釉效果都是在各种还有气氛或者在氧化和还原气氛的交叠变更之中形成的。

    过去石湾还没有烧制氧化还原焰的理论,但技师们通过控制窑尾烟囱闸板的开合程度、产品放置的疏密安排、调节投柴的速度和数量,使之窑内产生所需之气氛。技术之重要全靠经验和累积。

    如今,石湾烧制要窑变釉的窑炉较多,小部分还保持使用传统的龙窑,大多数使用现代的窑炉,如电窑、梭式窑等,烧成效果较龙窑稳定。烧氧化焰的一般有电窑,它是依靠电热丝导热,采用辐射和对流进行烧制,所烧的窑变釉比较平稳,差异不大,能烧出如蓝钧紫钧等变釉。,烧还原焰一般用梭式窑,它是一种倒焰式窑,火焰由火口沿着窑壁向上流动,升至窑顶部位后转为向下流动,流动中传热给制品,后被底部的烟道吸收,经烟囱排出。梭式窑的烧制原理与龙窑相近,都是以明火烧制,都会有火焰的运行轨迹,并且都由烟道和烟囱产生抽力来控制窑内的气氛,因此用梭式窑可以烧制与龙窑相近的窑变釉。用梭式窑烧制陶器,窑内温度在常温升至900℃之前,烧成气氛对釉色的影响并不明显,900℃-1150℃这个温度段内,釉色对窑炉的气氛会越来越敏感,尤其是烧窑变釉,在这个温度区间需要特别注意,通过调节风口和烟囱闸板来调节窑内所需要的气氛。

三、“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石湾的窑变釉,我们习惯用“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来形容它的精彩。但从清代开始,它在悄悄地变化,从狭义的铜红釉在窑内气氛的影响下发生呈色的变化到广义的多种釉在窑内气氛的影响下发生的变化,各种釉的呈色元素相互渗透熔融,呈现出万般精彩。“出窑万彩”一点都不夸张。如今运用梭式窑窑烧制,则它不再是“一色入窑”,因为窑内的气氛是相对稳定的,它几乎无区间的变化。

    是故,要达到窑变的效果只能是利用调节釉的变化以及釉药的叠加、流动、熔融变化产生。施釉时作者有意识将两种或多种釉叠加,使各种颜色釉相互交错,烧制时融混在一起,烧出来的釉彩便会千变万化。

    近期烧成的作品“喜事连连”,三头狮子其中两头主要施铜红釉烧成,另一头狮子则施花斑釉混合紫变釉和红釉在弱还原气氛下烧成,色彩错落辉映,斑驳淋漓,绚丽多姿。还有一套“清供系列”作品以紫花釉、红变釉和花斑釉三种釉彩叠加混合产生的变釉效果,在弱还原气氛的作用下,蓝紫与红紫相互熔融,小山的壁裂釉釉质腻如凝脂,古朴雅致。

    石湾的窑变釉是由泥、釉、火幻化而成的精灵。它釉肉浑厚,淋漓酣畅、自然。其色彩是其它窑口所少有甚至没有的,形成了自己区域性特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以工匠精神为盆景做嫁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