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69 0999|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俞艇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雅昌观察】从“老苏作”到“新苏作”:“子冈杯”的创意之举

2015-10-29 11:16:26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王林娇

  导语:被奉为“琢玉巨匠”的陆子冈大概无论如何想不到五百年后自己家乡举办的玉雕博览会会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更难以想象来自全国和世界多国的玉雕众多从业者和艺术家会聚首苏州。与子冈所处时代不同的是,今天的苏州玉雕已被当下的玉雕艺术家们打磨出不一样的味道,其形式与内容,雕琢技艺的新与巧,艺术审美、文化内涵、品位高雅的风格呼之欲出,使得苏州玉雕在历经沧桑与沉浮之后,再度站在了全国第一方阵。

  2015年“子冈杯”金奖获得者代表领奖

  而正如多地的传统工艺美术行业一样,以“精、细、雅、巧”而名闻海内外的“老苏作”玉雕在当下时空中,如何在继承与发展之中能够打造出“新苏作”的面貌,以攀上时代的高点?这是现在的苏州玉雕大师们思考的问题,也是他们立于当今中国玉雕之林所面临的一个挑战。

  从传承到创新:“苏作”玉雕文人之风的传递

  与曲折幽深、富有变化,充满着文人诗情画意的苏州古典园林一样,自宋以来,“苏作”玉雕融入了官宦文化、文人文化的浓厚气息,选材名贵、工艺精良、小中见大、寓意深邃的文化特征成为引领江南乃至全国时尚的风向标。

  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会长马建庭向本届子冈杯获奖者表示祝贺

  “苏州历来是文人之地,状元之乡。明清以来,苏州玉雕已在全国形成巨大影响力,尤其是乾隆时期,从宫廷的玉工到苏州织造解送的玉器大都出自苏州专诸巷。其实,自宋开始,苏州地域先于全国其它地区出现了手工业的资本主义萌芽,商品经济逐步活跃,玉器使用逐步普及。当时官宦、文人、富商大户都将工匠请至家中制作摆件或陈设,由业主提出构思创意,工匠来实现他们的期待。有‘七分主人,三分工匠’之说,无论是砖雕、玉雕、木雕等都包含了封建士大夫和文人的审美情趣”,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玉器专委会副主任、苏州玉石雕刻行业协会会长马建庭在接受雅昌艺术网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至清代,苏州已形成了宫廷玉工和民间玉工两大系统。民间的藏玉、佩玉之风也十分盛行,“宫廷与民间的两大需求极大地推动了苏州琢玉业的发展,而皇家的高标准、严要求又极大地促进了苏州琢玉水平的极大提升。”苏州玉石雕刻行业协会秘书长单存德说道。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玉雕)名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杨曦

  而开创“苏作”玉雕文人风气的追溯则始于陆子冈,他将诗、书、画、印融入玉牌创作,一扫匠气,自创“昆吾刀法”, 正面常为山水、花鸟、人物、走兽,展现中国书画的笔韵墨趣;反面往往以平面减地技法雕刻诗文,或楷书、或行草;牌头、边框常以精美的纹饰装点。在他的影响下,苏州的琢玉一改时风,纷纷仿而效之,形成了苏州玉雕的“雅气“与“文气”。

  “陆子冈的作品更能代表苏州文化中的人文特点,我们现在看到的陆子冈的传世作品有许多是以山水人文诗画为特征的,它吸收明代吴门画派的书画意蕴,追求宁静、高远的意境,清新简约的笔韵墨趣,是以刀代笔的手法”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瞿利军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说。瞿利军兼具器皿与玉器小件的设计制作才能,有人将瞿利军的白玉小件创作风格归结为“文人玉雕”,即秉承元明以来江南文人画的写实与写意相结合的风格,追求高雅的立意,深邃的思想内涵和挺健雅秀、酣畅淋漓的笔意,展现出吴地书画艺术平淡清远的意境,清雅脱俗的格调及其所蕴含的文人情怀。

  2015年子冈杯金奖获得者:杨曦  流动乐章系列之“莲相”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玉雕)名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杨曦是当代“苏作”玉雕艺术的身体力行者。他八岁习画,少年时入读苏州工艺美术专业学校,后进入苏州玉雕厂设计雕刻。宁静而恬淡的清山秀水、幽静的小桥流水人家,培育了他温文儒雅的情怀。这种文人气早已潜移默化的深深植入他的作品中了,从他的许多刻画江南水乡题材的作品中可见一斑。这也是众多玉雕从业者和收藏者崇拜杨曦的重要原因之一。

 

  “琢玉者应兼备美术、艺术修养和雕刻能力,现在很多琢玉人既缺乏大功底,有缺少审美眼光,一味地模仿或仿古,没有与时俱进,一定拿不出具有独立性的好作品,更难以形成独具个性的风格”,杨曦在谈及继承与发展的话题是时如此说道。“就拿配座来说,很多人对作品和底座之间的关系缺乏整体性考虑,作品尚可,底座却很简陋,形式更不统一。我对作品的整体审美一直分厂重视,从90年代开始,较大的作品都专门设计底座,使之起到衬托和延伸的作用。现在,大家都开始重视底座设计了。”杨曦说。

  “苏作”玉雕再出发:“子冈杯”的平台效应

  但是让人有所不忿的是,至今,苏州三万玉雕从业者中竟然没有一个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其中,既有历史发展的原因,也有体制内、体制外的诸多因素。

  “当代苏州并不缺乏具有国家级大师技艺水平的玉雕人才,只是由于在国有体制时期,从八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玉雕从业者年龄尚轻,而转入民营以后,他们又大都转入到了体制外,有关部门不了解,社会又无机构举荐。”单存德如是说。

  2015年子冈杯金奖获得者:瞿利军  禅院晨钟

  1949年前后,苏州玉雕已处于人亡艺绝的境地。从合作社起步的苏州玉雕厂在继承中发展,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历程,在八十年代达到历史高点,也培养了一批人才。至九十年代,玉雕厂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逐渐式微,许多玉雕技术骨干逐渐离去,年龄较大的或退休、或转行,年龄较轻的纷纷自立门户。与此同时,民营的活力带动了苏州玉雕的再度兴盛。其时,苏州已成为举国瞩目的仿古玉器大市,众多港澳台地区的客商均闻风而至。

  “虽然苏州玉雕市场的发展已十分充分,但当时并没有一个具有权威性和凝聚力的社会机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推荐评选需要逐级进行,其首要条件必须具备政府认定的省级大师资格,因此,苏州的玉雕人才在几次评选中均失之交臂”,单存德说。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瞿利军

  此时,苏州玉雕产业虽大,但影响力小;市场虽兴旺,但名家高手却难以脱颖而出。“在苏州玉雕成功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项目后,作为保护单位的责任人,我感到必须建立其苏州玉雕自己的行业组织,以主动承担起传承保护和人才培养的重任”。马建庭对雅昌艺术网记者如此说道。因此,在2008年举办首次“子冈杯”玉石雕刻精品展览时就确定了其载体平台的多重意义。

  2015年子冈杯金奖获得者:葛洪  梦•寻•韵

  “我每年都将最出彩的作品放到‘子冈杯’上去展览,‘子冈杯’是倡导创意、鼓励创新的平台,如果第一届有新意,第二届勉强,到第三届的时候就感到拿不出手了。因此,对我们来说,既有动力,又有压力。从我个人的角度去讲,我追求完美,做任何事情都力求做到极致,决不马虎,或敷衍了事”,杨曦和我们分享了参与子冈杯的过程和体会。

 

  2015年子冈杯金奖获得者:俞艇 薄胎迎春宝相花纹瓶

  如果说,2008年至2011年的‘子冈杯’已成为激励苏州玉雕人奋发向上的推进器,并使社会各界更深入地认识了当代苏州玉雕;那么,2012年的“子冈杯”,通过整合全国各地在苏从事玉雕的力量及周边地区雄厚的玉雕文化资源,并在苏州市人民政府和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的支持下,首次举办了全国性的玉雕展览,成为激励苏州乃至全国玉雕产业优化发展的重要平台。“这意味着‘子冈杯’的影响力又有了新的提升”,单存德对于2012年的“子冈杯“展览印象深刻。

  George Schmerholz KingPacal(帕卡尔国王)

  2008年,原英国BBC广播电视台记者安大陆先生飞赴中国,最终落户到苏州,并拜苏州玉雕大师为师,他痴迷中国玉雕,更为“子冈杯”的兴办而叫好,并将近几年苏州玉雕的展览情况告知了他在国外的朋友们。2014年,在他的热情邀约下,几十位外国朋友专程来到苏州参加“子冈杯”博览会,苏州的玉雕文化让这些国外玉雕家流连忘返,一些琢玉者就干脆在苏逗留一段时间拜师学艺。在刚刚结束的2015年“子冈杯”评比中,多位国外琢玉者获得奖项。他们的作品在选料和创意上充满了异国风情,其直面生活、张扬个性的特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新苏作”玉雕:在兼容并蓄中保持地域文化个性

  从一组数据的背后,更是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开放的苏州:在苏州从事玉雕行业的人员超过三万,其中竟有一半以上的人员来自于苏州以外的地区,甚至包括海外。

  “当代的苏州玉雕,尤其在‘子冈杯’展览现场可以看到百花齐放、流派纷呈的多元化风格特色。从玉雕从业者的年龄分层上看,老中青三代的作品各领风骚,代表了各个地区历史传统和当代发展的印记。很多“新苏作”玉雕的融入了北派风格,以及新疆玉雕的特色,海派玉雕的特色等相互间交融。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化时代,大家可以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年轻的琢玉者的作品线条感特别强,融入了很多现代艺术元素,包括学院派的审美等等。如果一定要讲“新苏作”的特点,恐怕难以用几句话概括”,瞿利军在谈及“新苏作”玉雕时如此说道。  

  蒋喜 云天下

  马建庭在谈及这一问题时也表示,越来越多的玉雕从业者在经过专业培养和琢玉实践后,他们懂得从市场需求出发,以传统的元素结合当代的审美,是作品的面貌呈现出新的变化。原来讲,北京的大气、上海的洋气、扬州的古气、苏州的文气,现在其界限可能也未必那么清楚。但从苏州玉雕的主流来说,生与斯、长于斯的玉雕人始终将“文气”渗透到自己的作品之中,组成了当今“苏作”的地域特色。

 

  “我始终要求我的学生们一定要苦练绘画基本功,不断提高审美能力,但审美是因人而异的,创新创意也是多样化的,希望他们不再只是一个工匠,而是要向艺术家的方向努力,也正是‘子冈杯’的精髓,提高作品的审美和品位,鼓励创新才是玉雕人的要义”,杨曦对记者说道。

  2015年子冈杯金奖获得者:王一卜 齐步,走

  作为苏州玉雕新秀王一卜对创作自有一番独特见解,“我现在是处在一个自我完善的过程中,最近几年一直在探索如何表达玉器的光影的效果,在传统的玉雕过程中很少有人这么考虑。这也是受现代艺术的影响,现代艺术讲究简约和自然之美,所以我尽可能的少破坏玉料的皮色,尊重原生态的美感,其实这是受印象派绘画的影响,但在意境的把握上,则是来自于国画的启发。我比较喜欢写意的文人画,寥寥数笔,意蕴无穷,所以我现在的玉雕作品也努力去表达写意,并不完全追求形似”。而这也是马建庭值得欣慰的。目前,苏州玉雕的后起之秀大都具有一定素养,稍加时日,他们将成为“苏作”玉雕的代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努力培养德才兼备的后继者。为他们提供服务,提供平台,提供各种机会,形成促进玉雕新一代成长的氛围。”

  2015年子冈杯金奖获得者:李剑  闲云

  时至今日,苏作玉雕所承载的历史文化内涵早已和这个时代融为一体,而在传统文化与当代审美不断融合的当下,应充分认识存在的不足,杨曦认为,当前,一些年青的琢玉者在创新上有想法,但手头上的功夫尚有欠缺,有些作品喧宾夺主现象较为普遍,玉雕不足,装饰来凑,虽然弄得很花哨,底座设计很气派,反而将玉雕作品遮掩了,这是值得注意的”。马建庭也表示,当下要进一步整合已有资源,为玉雕大师和玉雕新秀创造更好的环境和条件,使他们静下心来致力于创作;从另一方面讲,要不断提升从业者的整体素质,并加强行业规范和自律,促进苏州玉雕更好更健康的持续发展。

  2015年子冈杯金奖获得者:李俊杰(设计) 郑善军  象外·象

  苏州是个玉雕大市,当你在苏州的大街小巷漫步,也许和你不期而遇的可能就是未来的玉雕大师,与他们交流,你会迷醉在“苏作”的“精、细、雅、巧”之中。因为,只有经历了“苏作”玉雕几度沉浮的琢玉人才能更深地体会到其背后所蕴藏的那份情结。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雅昌专访】俞艇:匠心至细,传承手工之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