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01 8111|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冯玮瑜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万里归宗黄梅瓶

2020-03-05 14:19:54

百年前从中国远去西洋,百年后又从西洋回归中国;当年到洋女子手上去,今日回到西关女子手上来

冯玮瑜(著名收藏家、广州市当代艺术研究院理事长、著有畅销书《你所不知道的中国收藏》、《藏富密码》)

 

2016年5月间,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传遍收藏界: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即将推出一批馆藏中国古瓷器公开拍卖。这是建馆百多年来的第一次!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是全球顶级的收藏机构之一,馆藏中国文物1.2万件,光是它们馆藏的豇豆红釉瓷器一项,就比中国内地全部博物馆加起来的还要多。做梦也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它的藏品可以出售。这让许多藏家拥有一件海外大博物馆旧藏的梦想即将变为现实。

百年一遇,人生有几个百年。这次大都会博物馆开仓放粮,是一辈子一次的机遇。

纽约佳士得这场“美藏于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珍藏中国瓷器”,拍卖日期是九月十五日,正是中秋节,人月团圆,去不去纽约呢?我犹豫良久,最终还是放弃,自小长于广州西关的我,怎忍心良宵佳节,独在异国番邦,远离故乡家人呢?所以选择了电话竞投。

那几天,“心在天山,身在沧州。”

对着图录,我圈选了几件拍品,请佳士得唐晞殷小姐联系纽约发《品相报告》给我。纽约预展期间,佳趣雅集的张志先生在纽约给我发了几张编号为978的黄釉梅瓶图,特别是图录没印的梅瓶“大明宣德年制”底款照片,并说:“佳士得这件黄釉瓶子不错,可以关注。”

978正是我所圈定之一。

连怀恩先生说:“978非常不错的拍品,釉色及刻工都很好。”

通过照片观察,它的纹饰、胎釉及工艺都具康熙晚期御窑特征,我判断它烧制于清康熙,而不是明宣德。

图录注明:它曾出版注录于1977年日本讲谈社《东洋陶瓷大观》卷十二之《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编号137,这是非常权威的陶瓷收藏书籍,书上还注明:这件黄釉梅瓶是“清时代18世纪上半叶”的,也就是康熙晚期、雍正及乾隆前期。

有权威出版注录,有张志和连怀恩两位的推荐,中秋之夜,月圆之时,我扬眉剑出鞘。

深夜3时多,月明星稀,纽约的竞拍电话来了。这件黄釉梅瓶,从1.2万美元起拍,不停有人跟我争,一口一口到了10万美元,我加了一口,11万,现场没人争了,以为可以收工,不料又冒出个新的电话委托,只得继续下去……15万,我出价有点犹豫了,对方又出16万,我迟疑一下,出价17万。对方没有声息,长长的等待,忽听到一片笑声,我忙问是不是敲槌了?电话那边笑着回答我:是对方开车过隧道,没有信号,要求等等他,拍卖师同意了。

哪有这个道理?拍卖时举牌慢了都可能敲槌给别人,哪有这样等的!这拍卖师为了拉高成交价不讲规矩!气得我直跺脚。良久,对方又从地里钻出来出价了:18万。

“19万!”我憋着一口气,拼了!

没想到那家伙就此消停。

槌声一响,电话传来:"恭喜你!拿到了!”连同佣金共23.75万美元成交。

天空已由紫泛蓝,渐次可眺望远方的杨柳岸,晓风残月。通宵夜战,好歹总算拿到了“美在于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珍藏中国瓷”专场唯一一件全黄釉器。秋月随人意,好梦又再圆。

这件黄釉锥花梅瓶于1923年入藏大都会博物馆,捐赠者Mark Clark Thompson(玛丽·克拉克·汤普逊女士)生于1835年,卒于1923年。她是著名慈善家和收藏家,978黄釉梅瓶正是她捐赠给大都会博物馆的。

该瓶高达36厘米,挺拔厚重,敞口外撇,短颈,丰圆肩,肩部以下渐敛,近足微外撇,瓶身锥拱缠枝莲纹,纹饰飘逸洒脱,刻工有力流畅。通体施黄釉,黄釉中微见窑灰斑点,瓶底施白釉,泛蛋壳青,有缩釉点和黑疵点。底足胎釉结合部微泛一圈火石红。

我曾把这件黄釉梅瓶拿出来给故宫博物院器物部主任、故宫博物院陶瓷研究所所长吕成龙老师鉴赏。吕老师仔细验看一番,肯定地说:“康熙的。”

他解释说:“第一,器型挺拔,符合康熙时期的器型;第二,从足部露胎处可以看到,胎土紧密坚致;第三,通体刻同一种纹饰,梅瓶较少见通体只有一种纹饰的,一般都分层描画不同纹饰。但故宫藏有同样通体用青花描画这种纹饰的梅瓶,带有康熙底款,两者纹饰极为相似,可以断定为同一时期的产物;第四,锥刻流畅舒展,飘逸潇洒,是康熙的风格;第五,底釉为亮青色,有缩釉点,也是康熙御窑的特点;第六,底款虽刻‘大明宣德年制’款,但款识有康熙的韵味,承德避暑山庄也藏有这种仿款的康熙瓷器,资料上可以查到。所以确认此瓶为康熙御窑器。”我的拙作《藏富密码》也载入了吕老师考证这只康熙御窑黄釉梅瓶的论文。

百年前从中国远去西洋,百年后又从西洋回归中国;当年到洋女子手上去,今日回到西关女子手上来,百年归来,万里归宗,幸得此身无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出窑万彩 出窑变

下一篇:深艳浓凝说郎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