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01 8111|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冯玮瑜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落花时节又逢君-一只仇炎之旧藏雍正御制仿官釉双桃砚滴入藏记

2021-02-02 11:19:55

在书房那片空间里,栖息着文人忘尘的清心。书房是文人的心灵归宿,文人可以在书房内藏抱负、赏山水、观世界。书房之中无俗物,笔墨纸砚、书画香茶、诸般文具,一器一物皆为风雅的主角。

 

书房内整天读书阅览,挥毫泼墨,有时未免枯燥,因而在“笔墨纸砚”这文房四宝之外,还派生一些文房雅器,既为实用,又可赏玩,作为调节烦闷、舒缓情绪、修身养性的寄情之物。例如焚香的香炉、放毛笔的笔筒、放墨条的墨床、放书画卷轴的画缸等。

 

在各种造型的文房器具中,还有一种很雅致的文房器具,大家却知之甚少,这种文房器具叫做砚滴。

 

什么是砚滴? 《饮流斋说瓷》说:“凡作物形而贮水不多则名曰滴。”砚滴其实是砚台的一种专属配套用品,专门滴水到砚台里用于研墨的一种文房用具。

 

许之衡 著《饮流斋说瓷》

 

最初古人在砚池研墨时,需要加点水进去才能研墨,当用水壶、水盂往砚池里倒水时,水的流量往往很难控制,不是多了就是少了,影响了墨汁的浓度和研墨的时间,于是就专门制作一种便于控制入砚注水量的研墨用具,这就是砚滴,也叫水滴、水注等等。

 

尽管砚滴的外形多种多样,但有三点结构是共同的:一是腹内中空,可以盛水;二是有单独的进水孔和出水孔,且水流细缓。在较高的位置上有一细孔做滴水口,当倾倒时,可以滴出水来;三是大多背上还有另一个细孔作储水时的进水孔和滴水时控制口,通过这个细孔可以注水入腹内储水。研墨需要用水时,用一个手指按住背上细孔,移动砚滴时,不会有水洒出,只要略松开手指,滴水口便有水滴到砚台上,水滴量的多少由手指按捺的轻重缓急来决定,很容易控制水量。

 

当然,普通老百姓没有这个闲心,一般的文人也没那么讲究,使用砚滴的往往是有品位要求的文人雅士、达官显贵和皇家贵胄,水滴是书房内主人闲情道心的寄物。

 

如果说笔墨纸砚是古代文人书房中不可或缺的实用四宝,那么砚滴之实用功能则略为逊色,而相应的清赏价值却要大得多,有种阳春白雪的味道。又因其形制小巧,不是大众用品,因此传承至今的砚滴相对较少,大多具有一定的鉴藏价值。

 

文房器具的雅致和内蕴逐渐被人们重视,成为近年的市场热点,上海明轩拍卖不就搞了“一间屋”专场了吗? 用拍品来复原一个文人书房的摆设,让文人的雅致生活来吸引藏家。北京保利拍卖也在2019年秋季拍卖会举办了“闲居受用——翦淞阁精选文房名品”专场拍卖,喜获白手套,取得很大的成功。

 

文房器具越来越受到市场的注意,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拍卖公司去征集,一线拍卖公司不用说了,二线拍卖公司也嗅到商机,对文房用具也格外地重视。

 

国内的拍卖公司里,如果以嘉德、保利作为一线的头部企业,那么作为二线梯队里的,一定少不了这一家公司——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

 

诚轩拍卖是一个行家和藏家都喜欢去参与的场所,因为它们的拍品定价不高,东西整齐干净,并时常有一、二件罕见的拍品面世,引来市场的惊叹和讨论。

 

2020年春拍,诚轩拍卖抢在嘉德开拍之前二天(即八月十七日)敲响槌声。疫情之下的商战,并没有止步,你方唱罢我登场,真够热闹。

 

虽然我没有到北京看各家拍卖公司的预展,但对诚轩里的一件拍品却眼熟得很,那是编号为859的清雍正御制仿官釉双桃砚滴。

 

这件拍品曾于2014年4月8日在香港苏富比的“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品”上拍,编号为3096。当年在预展里,我反复上手这只仿官釉双桃砚滴,心中既喜爱又遗憾,喜爱是因为它的器型罕见、釉色漂亮,遗撼是它有瑕疵。入藏还是不入藏? 当时内心挣扎良久,最终放弃了。

 

没想到,六年之后,它又出现在诚轩拍卖会上,当年在香港苏富比曾上手过多次,反复思量要不要入藏,所以对这只双桃砚滴记忆犹深,不用去展场已经知道它的好处在哪里,瑕疵又在哪里。这只拍品的再次出现,勾起了当年的心思,当年放弃了,现在又遇上,又有点动心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是随着认识的提高而进步的,当日因为它的瑕疵的而不予入藏,现在,又觉得其虽有瑕疵还是可以接受的。不是入藏标准降低了,而是慢慢能够接受器物的不完美,因为古器物流传几百年,很容易产生损伤。完美的固然是好,但略有瑕疵是否就真的一文不值呢? 我并不认为如此。我们的收藏理念应能豁达一些:既珍重完美,也能接受不完美。世间十全十美的事物能有多少? 只要瑕疵不会影响器物的整体视觉美感,不是破碎了重粘、不是掉了一块“肉”、缺了一个“角”之类的重大缺陷,而仅是有条冲线、底部有个小崩磕之类,只要不影响到器物的整体美感,我个人是能够接受的。

 

诚轩拍卖负责古董瓷器部的刘刚总经理,认识已经很多年了,每一次到诚轩看拍卖预展,他都会笑容满脸地陪着我一起看拍品,如果我对某件拍品感兴趣,刘总就会拿出来让我上手,并对我细说此件器物的情况。我们会一起探讨对拍品的看法,共同研究器物的特征。我们不仅是拍卖公司与客人的关系,而是可以交流探讨古陶瓷心得的朋友。

刘刚与冯玮瑜合影旧照

 

这只双桃水滴虽是曾上手过的旧物,记忆犹新,但仍然要看品相报告,因为事过几年,不知这两年里它是否遭受到新损伤。

 

刘总很快就发来了多张不同角度的照片和品相报告,果然与记忆中的一般无异,我就放心了。

 

未等预展开始,我早早就向刘总下了电话委托。这段时间拍卖会都凑一块了,容易搞忘了。

 

一般来说,委托不要太早下,拍卖公司经手的人多,消息容易泄漏,往往不能以低价竞得,这道理我懂。不过,喜欢一件东西也不必想太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管他呢,最终还是钱包说话。

 

拍卖那天,当委托电话来到时,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反正会有人跟我争的,有人竞价就加价上去呗,一口一口慢慢地加上去,记不得加了多少口价,云淡风轻就拿下来了。

 

落槌还不到一个月,2020年9月11日,刘刚总经理就亲自把拍品送来广州,连下榻的酒店都没先去,下了飞机就直奔“自得堂”交给我。看着他风尘仆仆、满头大汗的样子,心生感动:千里送拍品,刘总够朋友!

 

我连忙倒履相迎,一句问候,一声笑语,一杯热茶,老朋友相会五羊城,秋天的阳光和友情一样,温煦如许。

 

刘刚总经理和冯玮瑜合影

 

刘总小心奕奕拿出这只双桃水滴交给我,久别重逢,我拿起双桃水滴摩挲一番,仔细欣赏,良久才放下。从预展到举牌竞得,我还没再上手呢!直到今天刘总把它送来广州,我们这时才再次相见,六年了,落花时节又逢君。

 

这只砚滴取寿桃为形,两只硕大桃子相依而生,枝叶依附为饰,桃内中空,桃尖和顶开圆孔,通体施仿官釉,釉面温润,釉薄处呈深褐色,直追宋官窑“铁口”特色,其整器造型、釉色均刻意仿宋元旧器的古朴风韵,为少见的雍正官窑文房佳器。

 

刘总见我喜孜孜的,也笑着告诉我:“这只水滴是有故事的。清代官窑中桃形的文房用具多为桃形洗,砚滴少见。而一般的砚滴只有一个滴水口,像这样双桃形双滴水口的,更为少见。”

 

我点头称是。确实如此,这些年在拍卖场上,桃形的文房用具也曾见过,而双桃形的砚滴,印象中这是仅见——这也是入藏它的原因,稀罕嘛。

 

刘总又说:“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这类雍正仿官釉瓷器被认为就是宋代的官釉器。台北故宫曾举办过一个展览,叫做‘宋官窑特展’,出版了专著,类似此类砚滴曾被定为‘南宋修内司官窑’,老一代的藏家都认为此类器物是宋代的官釉,价格贵得很。后来,经过专家的反复研究,才断定这类器物应该是雍正仿官釉瓷器,台北故宫就为出版物补加了一份附注,说明是雍正仿官窑,但书本早就出版了,因此知道另有附注这个事情的人并不多。

 

由于后来把此类器物定为雍正仿官釉器,价格就由宋瓷向清瓷慢慢回归,逐步走低。可东西真好,与宋瓷也不遑多让。

 

这件砚滴是仇炎之旧藏,在仇炎之专场拍卖图录里,把它当成‘元官窑灰青釉大片双桃水注’(见1980年伦敦苏富比拍卖的《仇炎之收藏二》第291号),苏富比当年的专家是多么强悍,可在仇炎之专场上拍时,这件砚滴连一大批专家都没看出是清雍正仿官窑,可知雍正仿官釉是做得多么的酷似。

 

直到18年后,这只双桃水滴再次出现在香港苏富比,才把它断为‘清雍正官窑双桃形水滴’(见1998年4月28日香港苏富比第750号)。即使是雍正仿官釉,也是仿得十分出色,几可乱真,是难得的‘官仿官’。”

 

原来还有这样的前因后果,听刘总一番高论,又长知识了。

 

刘总还说:“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定名为南宋修内司官窑月白双莲房水注,以两只相依的莲蓬为形,虽然形状不一样,而构思、立意相近;法国吉美博物馆也藏有一只清十八世纪仿官釉莲蓬形砚滴,与这件年代、品种相类似。”

 

如此说来,双桃砚滴的构思立意是有渊源的,有脉络可援,不是突兀而生,这才符合文化发展规律。

 

刘总又说:“我曾经装上水试过水滴了,还蛮有意思的。”

 

“呀? 你真的装上水去试过呀?”

 

“是啊,因为少见,就用上试试,看看有什么妙处。一般的水滴,只要用大姆指压着背上的注水孔,滴水口就不出水了,而这只双桃水滴有两个滴水口,我压着那一个桃子的注水孔,那一只桃子就不出水了,而另一只桃子还在出水,可以来回控制,这个滴水,那个不滴,那个滴水,这个又不滴,或者让两个一起滴水,水量双倍,磨墨更快了。这是不是很好玩? 这本来就是古人文房里的雅物,体验一下古人的乐趣。”

 

忙人雅事,偷得浮生半日闲,可见拍卖工作虽然劳累,也有惬意欢愉的片刻。

 

这小小砚滴,还可以玩得这等趣味横生,自得其乐,怪不得终于投奔了自得堂呢!

 

这只双桃砚滴通体满施仿官釉,釉层肥厚,釉色灰白,肤腴如脂。器身片纹纵横,飘逸流畅,深浅不一,凛冽自然,酥光油腻。完全凭藉自身釉色和幻放的片纹之美,抵达其冰清玉洁、神韵天成的美学境界。与宋代官窑无异。

 

雍正御瓷的质量,世间称许,故有“明看成化,清看雍正”之说,雍正的“官仿官”御瓷,是清代里最好的,没有之一,皆因雍正皇帝品味高雅,要求严苛,手段狠辣。碰上一个又懂又狠、要求又高的皇帝,督窑官和工匠无不殚精竭虑,精心烧造,不敢有丝毫松懈,生怕有丁点儿差错,惹来不测之祸。所以雍正御瓷品质不同凡响,艺术性和工艺性几臻完美。这只双桃水滴由构思到烧造,体现了雍正御瓷的文雅,而其仿宋官窑的釉色,更将清代仿官窑釉色推向极致。

 

官窑以烧制青釉瓷器著称于世,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官窑又有北宋官窑、南宋官窑之分。

 

据文献记载,北宋末年宋徽宗政和至宣和年间(1111—1125年),在汴京(今河南开封),官府设窑烧造青瓷,称北宋官窑。宋室南迁杭州后,在浙江杭州凤凰山下设窑,名修内司窑,也称“内窑”,后又在今杭州市南郊的乌龟山别立新窑,即郊坛下官窑,统称南宋官窑。

 

因宋代汴京故城被改道的黄河淹没,已埋入地下,据说有五米多深。至2021年为止,尚未寻找到北宋官窑遗址。

 

南宋人顾文荐《负喧杂录》记载“宣政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南宋另一学者叶寘的《垣斋笔衡》中也有相同的记载。据此而知,北宋晚期在汴京(今河南开封)设立官窑,现称“汴京官窑”,又称“北宋官窑”。

 

宋高宗南渡后,在临安(今杭州)设新窑,即南宋官窑。根据南宋人叶寘的《垣斋笔衡》中记载:“中兴渡江,有邵成章提举后宛,号邵局,袭故宫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澄泥为范,极其精致,油色莹澈,为古所珍。后郊坛下别立新窑,比旧窑大不侔矣。”上文表明,南宋初期修建的“官窑”有两处:一个是“修内司官窑”,另一个是“郊坛官窑”。

 

宋人叶寘的《垣斋笔衡》

 

据明代高濂所著《遵生八笺》记载,修内司官窑的位置在杭州凤凰山脚下,但至今尚未找到确切的窑址;另一个是位于杭州市南郊乌龟山一带的“郊坛官窑”。这个窑址是1930年被发现的。从1956年、1985年进行了两次考古发掘,发掘出龙窑与作坊遗迹,获得了大量的瓷器标本。

 

官窑是“朝廷置窑、内府制样、民匠造器、兵士供役”,所烧产品唯供朝廷使用,不在市场流通,所以极为罕珍和稀有,常人难以见到,更遑论什么民间收藏了,一如清代学者陈浏在其《陶雅》一书中所言:“宋官窑者绝不经见,世人罕能识之者。”

 

官窑的特点是“紫口铁足”,因其制瓷的胎土含铁量极高,胎体经高温还原烧制,胎骨颜色泛黑紫,器物口沿部位所施之釉因高温窑烧时微有垂流,致使紫黑色的胎骨微露,便产生了出“紫口”特征,而足底露胎无釉,由于气氛还原,则成为黑红色,是为“铁足”。独负神采的“紫口铁足”,其独特风韵也是为北宋官窑瓷器最典型的艺术特征之一。

 

同样地由于胎土含铁量高,使得胎骨更坚挺,从而为釉质更趋淳厚、匀润创造了条件。胎骨的坚挺使得瓷器可以施厚釉,烧成后釉质肥若堆脂,真正达到了莹润如玉,抚之如缎、攥之如有油出的感觉,妙不可言。

 

宋代瓷器追求釉色纯净,而官窑瓷器造型古朴简练,内蕴的釉色十分唯美,体现出玉一般的质感,是其它窑口所不能及,代表了宋代最高水准的烧制技术,是宋代文化完美的体现。明代高濂曾表达其审美感受:“每得一睹,心目爽朗,神魂为之飞动,顿令腹饱。”

 

官窑的釉面多有开片纹,开片本是由于坯与釉结合不好而导致釉面开裂的弊病。但官窑却利用这一陶瓷缺陷,把缺陷通过艺术性地升华成为独特的自然美,那饶有意趣的开片是其利用其独特的坯釉配方、施釉方法和烧成技术而成。

 

官窑创造出“金丝铁线、紫口铁足”这些不是装饰的装饰。严格地说,这些人们不能完全控制和设计的烧成效果不能称作装饰手法,所以官窑展现的是一种材质和艺术相结合的自然之美、简约之美。

 

这只仿官釉双桃砚滴,有显赫的来源记录,递藏过程中其最令人称道是大藏家仇炎之曾经是它的主人。

 

仇炎之赫赫大名,我在拙作《你所不知道的中国收藏》里已有详述,这里也不多重复。

 

仇炎之有一段话,常令我击节赞赏。苏富比图录的扉页也曾记述过这段话。他说:“吾所从事,世间至上,作息于菁华雅器之间,亦无上级,只对吾身负责。”

 

这是何等的洒脱!人生至此,不再为生活营营役役,既无钱财的羁绊,又无人事的纷扰,还能蜚声国际、备受业界尊敬和推崇,活得如此自由自在,是何等的功成身就!

 

我们生活在红尘滚滚的当代,备尝生活中的种种不容易,对工作、对上级、对生意、对客户……时有多仰仗别人地方,而仇炎之“作息于菁华雅器之间,亦无上级,只对吾身负责。”做古玩生意,可以做到有着不仰人鼻息的平等,有着不依不靠的自立和自尊。不需奉迎别人,不需要朝九晚五,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如此洒脱自如,令我“身不能至,心向往之”。

 

仇炎之照片(网络图片)

 

由一个古董店的小学徒成长为名播中西的古董商和鉴赏家,期间遭逢军阀混战、日本入侵的战乱,也经历了国共内战,仍能通过经营古董生意,厕身巨富,藏品价值连城,他活脱脱就是一个靠个人奋斗成功的榜样。

 

俗语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仇炎之经营古董时候正逢乱世,本来就不是好时机,可他仍然能把时机,经营出一片天地,当有过人的才能。鉴识古董,固然需要超卓的眼光,而能洞悉天下大势,及时趋利避祸,则是他比其他古董商更成功的地方。

 

二、三十年代,上海十里洋场,华洋混杂,是冒险家乐园。他比其他古董商眼光更超卓,他注意到新的客户群——洋人,因为那个时代刚好是东方艺术被西方推崇的时代,有些洋人到中国来采购古董艺术品到西方赎卖,连日本山中商会以重金买下恭王府的全部瓷器,也不是拿回日本销售,而是运到美国纽约举行拍卖,轰动一时,大获其利。仇炎之看到中国艺术品在西方的巨大市场,马上学习英语,而且说得溜溜的,跟洋人交流、做生意可谓得心应手,这在当时的古董行业也是非常少见的。他得以结识英国古董商厄宝德,为其在沪办理古玩出口托运业务。略有积蓄后,1946年他在上海开设“仇焱记”(又名“仇焱之文玩会”),经营古董。他虽然只是学徒出身,没有背景,本钱又小,可生意却做得越来越大。

 

当时古董收藏界推崇宋瓷,宋瓷的价格非常高,囤货资金压力很大。仇炎之把眼光转到明清瓷器上,主要经营明清御瓷。事实证明他快人一步,当后来明清御瓷价格大涨的时候,他大获其利。

 

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期,国民党发动内战,共产党奋起迎击,硝烟弥漫,战火纷飞。解放军接连取得了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三大战役的胜利,国民党大势已去。仇炎之在上海解放前举家迁往香港,连同古董生意也转到香港经营,那只让刘益谦以2.42亿买下的成化鸡缸杯,就是那时在香港以1000元买下的。

 

1967年香港发生反抗英国人殖民统治的“反英抗暴”运动,市面动荡,人心浮动。仇炎之随即再次举家移民到瑞士,继续经营古代陶瓷,客户主要是欧美、日本的博物馆和大藏家。

 

改革开放以后,他又跟国内做起古董生意,卖了一批古瓷器给上海博物馆。

 

除了古董生意人的本色外,仇炎之人生的每一步都走得如此稳妥,可知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

 

仇炎之的眼光卓绝不凡,他的旧藏在市场上一向令人瞩目,价格不菲。1980年、1981年、1984年伦敦苏富比接连拍卖仇炎之旧藏古玩,掀起了一波又一波争购入藏中国古陶瓷的国际热潮。2014年5月27日,香港苏富比举办了一场“PLAYTHING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EDWARD T.CHOW (仇炎之收藏的把玩器物)”专场拍卖,我也从中购得心爱的藏品。

 

见藏品如见藏家,同样地,见藏家如见藏品。普通的藏品,怎会入大藏家的法眼。仇炎之旧藏的魅力,吸引了后辈藏家的几多眼光。

 

这只仇炎之旧藏的双桃砚滴,满身的仿宋官釉,釉面呈玉质感,似凝脂,如酥光浸润,显得十分温润玉泽。雍正御瓷的秀雅、文人品位和典雅的审美情趣得到充分体现,堪称清籁幽韵,趣致拔俗。

 

文房空间虽小,却是所有文化人或者假装文化人精神上的大千世界!文房内每一件器物散发出的气息,都有回味不尽的感觉。

 

宋人赵希鹄著《洞天清禄集》有云:“明窗净几,罗列布置;篆香居中,佳客玉立相映。时取古人妙迹以观,鸟篆蜗书,奇峰远水,摩挲钟鼎,亲见周商。端研涌岩泉,焦桐鸣玉佩,不知身居人世,所谓受用清福,孰有逾此者乎?是境也,阆苑瑶池未必是过。”描写了理想化的书房环境。

 

小女子不才,附庸风雅,自己也有个书房的,一堂的黄花梨书桌画案,连同笔墨纸砚都有了,却没有个砚滴,过去也没想到要配上,到底是学养不足,道行不够。这回入藏了这件仿官釉双桃砚滴,摆在案头上,好像又添了不少风雅。

 

冯玮瑜在书房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这只雍正御制仿官釉双桃砚滴,当年擦身而过,现在旧燕归巢。一举得双桃,冥冥之中,信是有缘。缘散缘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三毛说:“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它的时间和地点。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该遇见的,总会在某个路口再次相遇。一切皆是天意,该重逢的终究会重逢,正如我与这只仿官釉双桃砚滴由邂逅到重逢一样。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直击!世界顶级博物馆珍品回归记(三)

下一篇:美得太低调:灿若流星雨的宋代斗茶神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