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01 8111|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卢伟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金奖是怎样炼成的—— 卢伟的玉雕艺术之路

2018-10-18 15:54:15 来源:苏州玉器(2018第一期) 作者:单存德

  2017年举办的第十届“子冈杯”玉石雕精品博览会上,卢伟、林珉创作的墨碧“业开千秋”赢得了众人的目光,簇拥着的人群纷纷驻足观赏、交口议论,亦或是对作品精湛工艺的赞叹,亦或是对所含寓意的揣摩,亦或是对流逝岁月的感怀……

卢伟近影

  金奖背后的故事

  时光追溯到2014年,卢伟创作的墨玉“守业”荣获第七届“子冈杯”玉石雕博览会的金奖,这是他在该项赛事上获得的第一个金奖。作品运用墨碧天然色彩,刻画了一座古宅的大门及门上的铺首,大门呈宝塔形的木质纹理,以至木材分布的毛孔均丝丝入扣;镶扣着的虎面铺首及门环,瑞兽双目炯炯、不怒自威,门下的闸板上饰有古代纹样,其间镶着一排半圆铆钉,一切都那么逼真而富有质感。门前装饰的石阶,坐卧着的小花狗,以及墙面上几枝倒垂着的迎春花藤,昭示着这座古老的宅第正焕发出新的生机。

《守业》获2014年子冈杯金奖

  以玉雕表现铺首可追溯到汉代,明代以来渐趋流行,形式以挂饰件为主。它源自汉代以来应用日渐广泛的一种传统建筑门饰,为门扉上的一种环形饰物,由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兽面纹饰演变而来,常以金属制成兽面衔环之状,以求镇凶辟邪、纳福保平安。卢伟创作的“守业”以玉雕擅长表现的形式入手,通过观察生活,提炼生活到反映生活,赋予其今天这个时代的特殊含义,引发了观者思想情感上的共鸣。

  时隔多年,卢伟仍想在这个题材上作进一步的挖掘和提炼,以他自己的话说,“守业”虽然刻画十分精细,却缺少了一点岁月留下的印痕。2017年,卢伟又有了新的想法,他构思着设计一扇古宅大门上挂着的一把旧时的铜锁,以折射岁月沧桑带来的旧貌新颜,以寄寓满园春色关不住的时代感怀。铜锁是儿时的模糊记忆,童年时游走在古城的小街小巷,时不时抬头可见一座座石库门上挂着。那么如何使这把铜锁既能体现历史的真实又能展现艺术的意味,心中着实没底。为此,他到过多家博物馆,走访过多个古宅,仔细观摩和研究了许多古老的工艺品,设计思路才一步步打开,制作工艺才一步步完善。运用墨碧玉料制作的铜锁可以薄胎技法将内部掏空,使之在光影的作用下透露出晶莹剔透的墨绿光晕;铜锁上的纹饰以牡丹花与缠枝纹更具有代表性,它在传统文化的字典里代表着富贵与吉祥;铜锁的主体装饰以“褔”为中心,“福临门”是许多姑苏人家的内心诉求,于是铜锁的中心烙上了“褔”字,链接门环和门板的铜板底托上则在一圈阳刻缠枝纹的内侧又阴刻了一圈“百褔纹”;铜锁要体现出工艺的精巧就要做到既可看又可打开;铜锁与底托要表现出金属般的质感,雕琢就要做到干脆利落,如同铸造一般。古宅的大门须还原于生活的真实,于是从老宅的旧料里寻觅,与铜皮锁的底托自然衔接起来。这样一点点积累,一滴滴丰富,一件不大的作品也竟然花去了整整五个月的光阴。

《业开千秋》获2017年子冈杯金奖

  从“守业”到“业开千秋”,主题的提炼上有了进一步的深化,这种提炼与深化不是因循守旧的、令人乏味的简单重复,而是积极的、深刻的、追求美感的艺术提升,更强化和突出了作品的主旨思想,同样是表现古宅的大门,前者强调的是“守”,后者强调的是“开”,微启的大门和斜栓着的门锁,昭示着历经沧桑而紧锁着大门的时代已经远去,打开这扇大门,可以览尽世间变迁的芳华,可以在历史的积淀上再创千秋功业。这里有创作理念与传统技艺的跨越,这里有生活感怀与思想境界的升华。

  金奖是怎样炼成的

  卢伟并非玉雕“科班”出身,1985年,他进入苏州工艺美术学校学的是绘画,1988年毕业以后动漫产业兴起,绘画人才需求量大,他即投身其中,并深耕多年。据卢伟介绍,动漫绘画的工作量巨大,屏幕上放映一秒钟的动画片需要绘就24张图片,一部动画片则需要绘就三四万张图片,如人物的眨眼睛或张嘴说话都要将连续动作一一绘出。浸淫在如此繁复的绘画世界里,使他练就了得心应手处置线条的能力,也锻锤炼了他对整体布局、形象刻画,以及艺术造诣的积累。不过动画片的内容与画风大都应剧本的要求而定,个性艺术的释放空间十分狭小,春来冬往未免会感到枯燥乏味。他不甘愿于长期在这种命题式的画风里磨没了心灵的触角,期望有朝一日能自创一方天地,可以在更宽广的领域里尽情地驰骋与纵横。

《大美无疆》获2015年子冈杯金奖

  2006年,苏州玉雕业风生水起,出于对玉石温润柔美的迷恋,以及才艺施展空间的广阔,他离开工作多年的动漫行业,创办了玉雕工作室,室名叫“夕玉堂”。他深感时不我待,唯有只争朝夕,方能迎头赶上玉雕发展的潮头。他希冀着以发自内心的声音去谱写古老玉雕的时代之韵,以手中的画笔去描绘岁月流逝过程中的种种美好。从初时的着迷到全身心的投入,他的艺术人生又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

  多年动漫绘画的历练为卢伟进入玉雕领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很快就适应了玉雕的表现方法与特点,无论人物、花鸟、仿古等似乎都能轻车熟路。但是他心中非常明白,要在高手如林的苏州玉雕行业脱颖而出也绝非易事,必须付出加倍的努力。时光荏苒、星转斗移,几年玉雕实践已然有了不少长进,他终于有勇气拿着自己的作品到苏州同行业举办的“子冈杯”博览会去小试牛刀了。2011年设计制作了一套文房水盂“清心乐志”,获得了一个优秀奖;2012年设计的作品“净”,刻画的是观音,人物脸庞若隐若现,手中之莲作徐徐上升之态,获得了一个铜奖;2013年的作品“梦”则采用三块色泽不同的玉料雕就了多幅敦煌石窟飞天,传达出古朴厚重的气息,斩获了一个最佳工艺奖。如果说第一件获奖作品承袭传统规范,赋予了其新的涵义,第二件获奖作品在表现传统题材上追求了艺术处理的虚实变化与动态感,那么第三件作品则将传统经典雕塑引入玉雕创作,迈出了更加坚实的一步。

《敦煌献花》

  然而,传统的玉雕语言需要有当代的表达方式,只有面向生活,从生活中寻找题材、提炼素材,才能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这既需要灵感与智慧,更需要深入地体验生活、感悟生活。从此他更注重于细致地观察生活,每当有了灵感的冲动便沉迷其中,以至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仍常常在琢磨着构思,以至连晚间的电视节目结束了仍浑然不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功夫不负有心人。自2014年的“守业”获得“子冈杯”评比金奖后,2015年的“大美无疆”,2016年的“一曲上天梯”,2017年的“业开千秋”,接连获得了“子冈杯”评比金奖,而且主题一次比一次更加鲜明,手法一次比一次更加成熟,情感也一次比一次更加强烈。从这些作品里可以窥见他那心灵跳动的脉搏,可以感受他那对生活的火一般激情。

《一曲上天梯》获2016年子冈杯金奖

  金奖与艺术个性

  一个雕刻艺术工作者艺术个性的形成往往与本人的个性有关,更与其人生的经历与际遇有关,经过长期的循序渐进,当艺术的积淀达到一定高度,其作品所反映的面貌,包括构图、形象、意境、审美、情感等方面均能呈现出不同于他人的个性特点。

  卢伟的个性坦诚而洒脱,眉宇间常常透露着沉着的机智。他热爱大自然,尤对夕阳充满了柔情,童年时他喜欢躺在收割后的麦堆里,微闭着双眼,任由傍晚的阳光轻轻地拂过脸庞,成年后则喜欢让夕阳的余晖在自己蠕动的笔尖里不断地跳跃流淌;他喜欢苏式生活及其情调,那小桥流水的种种温婉,那春华秋月的种种诗情,那历史文化的种种格调,从童年时候起就深深地植入心底。正是这种向往散淡自在的率性和崇尚清新雅致的个性,孕育了他那刚柔相济、收放自如的气质,铸就了他那触觉灵敏、擅于提炼的艺术造诣。

《甜蜜蜜》获2014年苏作新人新作奖金奖

  于作品的画面感而言,卢伟刻画的形象常常是动态的。几乎是设计的同时就考虑了下一步可能出现的动作,这与他的动漫绘画历练有关。比如“你若芬芳”中表现的蝴蝶,与浅浮雕刻画的女子衣袖呼应,轻柔若梦与翩跹起舞,营造出“你若芬芳,蝴蝶自来”的通感。他设计的观音也并不是符号式的手执莲花,而是让莲花悠然飘去,犹如有一个动态的轨迹。再如“落叶缤纷”,描绘的是江南秋季河边的景色,暮霭四起,一轮弯月冉冉升起,一艘艘渔船停靠在岸边,金黄的皮色被刻画成参天大树,树叶即在萧瑟的秋风里一溜烟地随风飘去。“大美无疆”也是这种画面动感的演绎,看似是一幅幅昆曲、京剧和现代芭蕾的舞台人物特写,身姿、舞姿、服饰美轮美奂,然而水袖的抖动与挥洒,裙摆的旋转与张力,均在一招一式中强烈地反映出人物的动态感。

《你若芬芳,蝴蝶自来》

  于作品的感人来说,卢伟融入的情感是丰富。他善于用自己的心灵去体验自然之美,并将这种鲜活的感受引入创作,既体现在细节的精心布局,又体现在画面形、景、情的交融,令人回味、引人遐想。动画里有“入景”和“出景”之说,“入景”,体现出他对生活的细微体察,“出景”则在作品中充满着他对生活的情感,最特出的例子是创作“一曲上天梯”。一次偶然的自驾游使他有机会饱览了山间梯田质朴而壮观的景象,灌满了水的层层梯田无边无际,在夕阳的余晖里折射着橘红色的反光,晚风之中屹立的一丛丛树木泛着迷人的青绿色。美景勾起了他心中的激情,从构思到选材,从画面布局到艺术处理,在沙枣青的材质上以简练的线条勾勒出梯田、树木和茅屋,传达出清新、悠远、宁静的观感。作品由三个画面组成,连在一起呈现出一个壮阔的通景,分开来也构成一个个独立的剪影,犹如摄像机的一个个镜头。由此延伸到系列作品中,又凝结成一幅幅清新而壮美的画面,犹如一首首朗朗上口的田园牧歌。

《姑苏人家尽枕河》

《姑苏人家尽枕河2》

  于画面的把控来评判,卢伟的创作思想是严谨的。这种严谨在于不放过与作品有关的每一个细节,同样是仿古件,他的思考就比别人多了一层。他认为,如果是表现宣德炉的造型,形制必须是明代的,不能随意加个耳朵,添个龙头,不然就非驴非马,这样的拼凑难以承载起历史文化的厚重;如果是表现汉韵的纹饰必须是汉代的元素,而且需要一一查实,决不能将模糊的概念式图解运用到特定的仿古件上。他创作的“丝路梦-画像遗风”就细细查阅了有关资料,马车、人物及其衣饰都来源于西汉时期的图像,充溢着古老与沧桑感。同样是表现诗情画意,他也力求与众不同,如“姑苏人家尽枕河”,运用的俏色就尽量体现出细节的真实,房屋的屋顶是黝黑的,墙面的底色是白色的,有些沧桑的斑驳;一座座拱形石桥依次横卧在河面上,一叶小舟在桥底下穿梭而过,展现出江南人家的独有风貌与情调。

《丝路梦——画像遗风》

  卢伟十分推崇连环画家贺友直老先生的名言:“艺术要做到通俗的雅气,这样才会使人永不生厌。”他一直信奉雅俗共赏的审美风格,并努力身体力行,这是他的本色,也是他的创作理念,因而在他的玉雕作品中并没有刻意追求、牵强附会的痕迹,常常是由景生情、睹物感怀的一种自然流露与释放,处处展现出朴实而清新,坦诚而洒脱的灵动,这是他对玉雕艺术、审美真谛的一种透彻领悟与演绎。

《丝路梦·添砖加瓦》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下一篇:第十届中国“子冈杯”玉石雕作品展落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