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01 8111|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卢伟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雅昌专访】卢伟:细致来源于对生活的观察

2016-02-24 14:41:08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房卫

  导语:卢伟,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常务理事,苏州市玉石雕刻行业协会平江分会副会长。他留心观察生活和自然中的小细节,以动态绘画的眼光审视玉雕设计,使作品具备不同寻常的画面感和生命力,以细致入微的元素设计,巧妙地传达对美的感悟。

  雅昌艺术网:卢伟老师你好。你在从事玉雕艺术创作之前,长期从事动漫设计和绘画,你转行的原因是什么呢?

  卢伟:我当年也在苏州工艺美术学校求学读书,苏州工艺美校培养了众多的玉雕大师,但我上的是绘画班,而不是玉雕班。画动漫虽然也是艺术创作,但毕竟属于被动的,是抱着一种“赶任务”的心态去完成作品,常常要加班,画风也客户所限定,自由创作的余地不多。后来我意识到应该聆听内心的声音,抒发情感,追求一种“文化的自觉”、“艺术的自觉”,追求独立的艺术人格。另一方面,玉石温润柔美深深吸引了我,她内在的静气、秀气使我陶醉,于是转行做了玉雕。

  雅昌艺术网:你能够在并不太长的时间内掌握一个新的艺术门类,并且取得不俗的成绩,作品在近几年的子冈杯评选上也获得过金奖,这又是怎样的原因?

  卢伟:首先是热爱,爱玉才会一心扑在这份事业上,我说的“玉”,并非指玉雕技艺,而是玉石、玉材本身。事业的成功是要用汗水来换取的,多付出一点,就会得到多一点,付出努力是必不可少的。一件事情重复做,重复做的事情用心做,这不是坚持而是热爱,是发自内心的情感诉求。和田玉已经融入我的生活,我常常在晚间闲暇时仍然琢磨着创作题材,以至于电视节目结束了,我还浑然不知,甚至在开车时偶尔也会分神,这大概就是痴迷吧。

  另一方面,我的想法和有些玉雕师有差异,我不喜欢随波逐流,不追逐市场的流行题材,而喜欢用心体察自然之美、常人容易错过的美,将这种美引入设计,使作品具有丰富的、多元的画面性。

  雅昌艺术网:对画面感的把握得益于绘画功底吗?这在你作品的哪些小细节上能够反映?

  卢伟:有一定的关联。例如在动画里有“入景”和“出景”的说法,以及对多重透视法的运用。为什么现在的电影好看?因为拍摄时,镜头并非固定,而是跟随人物的动作、步伐变化,给观众营造出身临其境的感受。拍动画片时,人物从高度往下跳,镜头必然要停顿一下,呈现一个停顿的特写,接着人物极速由大变小,从入景切换到出景,画面非常具有视觉冲击力。假如我们从来不思考,不去用现代人的审美眼光去塑造新的画面感,在视觉上就显得老套、乏味、沉闷。

  在玉雕设计时,也可以运用动态构图来赋予人物或动物生命力。人物和鱼虫鸟兽都有感情,不是僵硬呆滞的,我会想象他们下一秒的动作,把最真切的状态还原到设计上。例如雕刻观音,通常的画面都是观音手执莲花,但我做的莲花不放在观音的手上,而是悠然飘出去,有了轨迹,就像火焰、像烟霭,它的动态是自然流畅的。

  这番对细节的把握来自哪里?一定来自生活,我们要善于观察生活的小细节。把握住细节,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创意。

《大美无疆》

  雅昌艺术网:那么你平时是如何观察自然和生活的?怎样从自然和生活当中汲取创作的元素,把元素转化成灵感?

  卢伟:艺术是对自然的模仿,能发觉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美,首先要有一颗爱美之心,敏锐、好奇并且充满童趣,例如我踏青时,常瞧见山中的小野花,它那么不起眼,常常被人忽略,但我却会用照相机去拍摄它的特写,记录它的颜色,花蕊的形状,花瓣的弧度。我不一定立即把这朵花的造型运用在设计中,那样太功利化。我把美的视觉留在心中,酝酿成幸福的感受,在需要的时候,灵感就会涌现,在铅笔下自然生成。

  例如“蝶舞系列”中的一件作品《你若芬芳》,说起“你若芬芳”,每个人都会联想到下半句“蝴蝶自来”。蝴蝶历来被诗歌称颂,如恋花的蝴蝶常寓意浪漫甜蜜的爱情和婚姻。蝶谐音耋,又被借指长寿;另一方面,蝴蝶也象征的理想使者,在印第安传风俗中,人们把心愿轻声告诉手中的蝴蝶,然后将蝴蝶放飞,蝴蝶会告诉天上的风儿,风儿会告诉精灵和天使,这样愿望就能现实;再一方面,蝴蝶又象征精神家园的,如“庄生晓梦迷蝴蝶”、“花间更有双蝴蝶”等或哲学、或闲情的文学表达。蝴蝶是浪漫、自由、理想、精神的喻指,是民族情感及审美的符号。在作品中,我用浅浮雕的手法表现轻柔若梦的女子衣袖,和翩跹起舞的蝴蝶交相呼应,仅观赏到画面,我们就会闻到铺面的芬芳,这就是用元素来营造出通感的效果。

《朝露待日晞.暮雀催饮归》

  雅昌艺术网:你希望通过玉雕传递出的美妙感受,更多的是第一眼的视觉感受,还是需要去体悟,去反复琢磨的心理体验?

  卢伟:这两者并不矛盾,但视觉上必须要“好看”。一件作品,有人觉得好看,有人觉得不好看,这就不是雅俗共赏。以电影而言,无论纯文艺片还是商业片,好作品一定是雅俗共赏的。“玉不远人”,玉雕更是如此,要贴近大众。

  我很崇拜连环画家贺友直老先生,他曾说过:“艺术要做到通俗的雅气,这样才会使人永不生厌。”玉雕并非当代观念艺术,假如作品的创意高明,内涵深邃,却不能激发观赏兴趣,便丧失了价值,其内涵无法专递。

  雅昌艺术网:以你所创作的玉器而言,其视觉感受的传达是依靠整体感还是细节?

  卢伟:我认为整体气韵非常重要,但精彩之处在于细节。如何能让作品永不生厌,耐看?贺友直老先生曾用漫画做了诠释,即细节处理。例如他画三个人去饭店吃饭,不是仅画仨人围着一圆桌,用简笔线条画几个叉叉、圆圈,代表鱼、肉丸。贺友直在画里塑造了跑堂的伙计,笑脸相迎,伙计头戴小帽,肩膀上搭着毛巾,手娴熟地托着盘子,角落的破凳子上蹲一只小猫。他的画面细节丰富却不繁琐,逸笔草草,勾勒出生动的形象,折射出人情和市井百态,值得人们反复回味和琢磨。

  对细节元素的利用要合理,表现上海的街道,房屋绝不能画成安徽式样的,30年代就是30年代,不能画成90年代。表现陕西农家,窑洞外一定挂的是玉米,而非辣椒,因为那儿不是辣椒的主产地,细节元素一定不能“穿帮”。前辈们创作时,没有网络查资料,都凭借实地写生,这种态度值得我们学习。

  我也做过仿古件,表现汉韵,一定不使用唐代的花纹。汉代雕件必须是汉代元素,唐代雕件必须是唐代元素,不能混搭;做宣德炉造型,形制必须是明代的,不能随意加个耳朵,加个龙头,那并非创新,而是脱离传统的拼凑,这样的作品承载不起文化价值。

《落叶缤纷》

  雅昌艺术网:你虽然也做仿古件,但据观察,你的作品以创新为主导,甚至市面上常见的题材在你这也鲜见。

  卢伟:是的。如果大家做成一样的东西,文化的传承就要断了。琢玉人应该有独立的思考,有想法,才能创作有趣的作品。我认为当下评价玉雕的标准是创意和细节,而不再是工艺技术。虽然工艺的纯熟必不可少,但玉雕的精细雅巧在乾隆年间已臻于极致,今人如若凭借先进的现代工具和古人比拼技巧,则非常可笑。古人用脚踩皮带转动金刚砂轮来琢玉,尚且能达到巧夺天工的境界,创造无数经典作品。我们使用高速的电动钻头,即使在工艺上达到了古代水准,也不值得骄傲。

  唯材料至上的时代将不复存在,将来不光拼材料,更依靠学识和文化素养,在优质的原材料越来越稀缺的情况下,玉雕艺术家的价值就在与努力提高每一块原料的附加值。玉石本身没有毛病,只是有人不懂得因材施艺,埋没了玉石的灵性。若只一味追求工艺的高难度,其实是一种倒退。

  雅昌艺术网:你有哪些作品能反映以细节和创意来提升材料的价值?

  卢伟:例如我的作品《姑苏人家尽枕河》,我得到一块玉料,两边是黑色与黄色夹杂的皮,中间很纯净,于是我用巧雕把两边的皮色做成苏州人家的屋顶,粉墙黛瓦,烘托斑驳而苍老的感觉,中间的“白肉”用小桥和船点缀,构成了独具风情的江南水街,其创意来源于唐代杜荀鹤的《送人游吴》。诗曰:“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诗意幽远而绵长,透露出了苏州古老的文化气息。

  还有作品《守业》,用墨玉做了一扇古代人家的门,原本设想在门上勾画两个门神,但后来觉得太匠气,视觉感复杂却不一定效果好。于是我沿街看了很多老式的门,后来设计了一个虎面的门环,添加了门钉,又刻画出木纹,细节元素都是从传统中汲取的,但元素的设计运用却很有现代感,让人眼前一亮。这件作品捧得了2014年子冈杯的金奖。

《姑苏人家尽枕河》

《守业》

  雅昌艺术网:那么将来你的主攻方向还是在创意方面吗?更多地挖掘新颖独特的题材?

  卢伟:是的,在题材和创意上还需再下功夫。我给自己的工作室命名叫“夕玉堂”。有朋友认为这名字不吉利,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但我认为夕阳很有禅意,和田玉资源就像夕阳,已经越来越少了,可谓稍纵即逝,我要更珍惜材料,对玉材保持敬意,不能粗制滥造,鼠咬虫蛀般的作品将来会受后人诟病。另一方面,和田玉和夕阳一样,很柔美,光芒内敛,温润而不张扬,我追求把夕阳般的美诠释到极致。

  雅昌艺术网:感谢卢伟老师接受此次采访。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第十届中国“子冈杯”玉石雕作品展落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