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01 8111|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陶虎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玉虎腾跃不计年

2015-02-09 14:24:54

玉虎腾跃不计年

  他是一位从绿洲走来的国家级玉雕大师。

  他的从艺经历也非同一般,有过偷看、偷画、偷拍、偷练的特殊经历。艰难困苦,玉汝而成,博采众长,厚积薄发。由此,他的玉雕技艺有了坚实基础,他如鱼得水,佳作迭出。

  由他培养出来的“徒子徒孙”数以百计,可他依然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一边精心培养后人,一边不耻下问,做到有容乃大,无欲则刚。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了感恩孙绍成大师授艺,大师辞世,他从乌鲁木齐赶到北京,在恩师墓前长跪不起,泪水潸然。至今,他对师母关怀备至,视作自己的母亲。

  他就是国家级玉雕大师陶虎。

求师

  20世纪80年代第一春,改革开放之风吹暖了天山北麓辽阔的原野。位于奎屯绿洲的兵团一二七团场一个叫张廷的人,怀揣着对中国和田玉的憧憬,办了一个玉雕厂。

  19岁的陶虎成了这个厂的第一批创业者。

  从小喜欢画画的陶虎,,似乎对玉有着与生俱来的喜爱,更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工厂必须创造效益,还在蹒跚学步的陶虎就把自己当作骨干。他接到一块20多千克的和田玉青白料,在张廷师傅的指导下,用了半个月工夫,居然做成了高20多厘米的玉瓶。

  这是他从业的第一件玉雕处女作,由此也决定了他今生今世的命运。

  他的启蒙老师张廷看到他身上可挖掘的巨大潜力,惊喜不已。同时拜师学艺的一群年轻人对他的天分和技艺目瞪口呆。谁都知道,要掌握素活炉瓶的技艺,没有两三年历练是出不了师的。哪有刚学步就能走就能跑的?

  接着,陶虎又做了一件炉瓶,还和师傅张廷共同做了一件更有动感、形态栩栩如生的和田玉摆件“龙凤呈祥”。

  他们师徒带着一皮箱玉雕产品进京,北京进出口公司全收购了,给了7000块钱。有了第一笔收入,全厂欢腾。

  1984年,乡镇企业在内地风起云涌,尤其是邓小平关于鼓励一部分人先富的谈话,将多少人压抑了多少年的创业激情点燃。张廷响应家乡河南沈丘县委政府的召唤,投身故乡创办沈丘县玉雕工艺厂,而且得到当地政府20万元的资助。

  20万元在当年是一笔巨额财富。陶虎作为张廷精心挑选的4名虎将,也汇入了这股创业致富的洪流,从大西北到了豫东平原。

  1985年,他们呼啦啦办起一个上百人的玉雕厂,一大批年轻人聚在一起,热血沸腾,信心百倍要做出一番事业来。工厂土法上马,从北京进了一批淘汰设备,焊接在水泥台子上,大多做的是大件活儿。陶虎独当一面,穿着雨衣胶靴忙活,付出的不仅是体力,还有智力和脑力。1986年,由陶虎独立设计制作的大型青白玉山子雕“群山祝寿”,重80千克,当年即被北京进出口公司以7.5万元收购,轰动一方,河南省电视台及各主要媒体都做了报道。该产品后来被销往日本。1987年,由陶虎独立设计制作的青白玉雕“八仙出游”,重30千克,又被北京进出口公司以5万元收购,销往新加坡。

  玉不雕不成器,要出好作品,必须有好创意,好设计,好雕工。为此,玉雕厂不惜重金,以每月6000元的工资,外加产品销售提成,聘请了北京玉雕厂工艺大师孙绍成和被称为“小艺人”的商文仲,两位均是业界有影响的人物,成为玉雕厂的技术权威。

  从此,孙绍成和商文仲成为陶虎的师傅和崇拜的偶像,尤其是孙绍成大师,成为他一生可亲可敬的恩师。

偷艺

  孙绍成给陶虎打开了一扇窗,让他看到了和田玉无限美好的前景。

  学好玉雕技艺成了陶虎不可遏制的动力。

  世界上没有两块相同的和田玉子料,从古至今,所有的子料雕件也没有两件是相同的,即便是同一个人雕出来的子料观音,也绝不重样。

  所以,每一个玉雕高手,同时也是一位出色的艺术家。

  师傅在玉雕作品上构图,是徒弟们学艺的一个关键环节。如果,师傅没叫徒弟,徒弟是不敢到跟前观看的。学艺的强烈渴望使陶虎情不自禁地向师傅跟前靠拢,有了第一次的窥视,他就像中了魔似的,第二回、第三回……既紧张又全神贯注。孙绍成打心里喜欢陶虎这种强烈的求知欲。他深知“与其要我学,不如我要学”,主动与被动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陶虎至今记得,有几回“偷看”,尿憋得不行了都不忍离去,生怕把师傅传神的那一笔给漏了。

  会看更要会领悟。什么样的地方配什么样的图案,特别是绺裂处的遮盖,完全要因材、因质、因色巧妙布局,才能化腐朽为神奇。

  “傻学不行,得长心眼。”师傅渴了,陶虎及时把水递上,师傅拿起“天坛烟”,陶虎立即把火柴划着点上。师傅忙,陶虎主动将他换洗的衣裤洗的干干净净。

  以心换心。起初陶虎是偷着看,心里忐忑不安。慢慢放平了心态,心平气和地学。再后来,陶虎的影子不在师傅的视线,大师会喊:陶呢?

  学然后知不足。孙绍成老师也好,苏丽荣老师也好,他们几十年心血积累的绘画资料,平常上课展示给学员看,下课就带走存放于抽屉。陶虎又琢磨了,这些宝贵的资料当年都没有编印成教材,书店也没有这方面的书籍,光凭脑子记,无论如何也不能刻印在脑子里。怎么办?能不能偷着把这些资料绘制下来?一个“偷画”的闪念变得越来越强烈。

  他把这个主意悄悄告诉一同从奎屯来的学友连大江,两人一拍即合。

  “偷画”也是极富刺激的。每到夜色渐浓,工厂一片寂静,利用学员住在厂区的便利条件,陶虎、连大江相约悄悄来到师傅工作室,将台灯压得很低很低,便开始紧张地临摹。他俩规定,每晚每人各临摹两张图纸,需要三四个小时。

  最怕师傅晚上到车间来。师傅偶然也会到工房来转转。只要一听到动静,他俩就特别紧张,赶快把绘画资料放进抽屉,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告诉师父:“白天有一样东西落在车间,来取时恰巧碰上了您。”

  其实,陶虎、连大江这点小动作哪能逃过师傅的眼睛。好在孙师傅从不多问,对他俩的行为不以为然,有话没话说几句便悄然而去。

  师傅的“纵容”,使两位小学徒更“胆大妄为”,连续不断的上“夜班”,将几位师傅有代表性的作品及资料一一临摹,成为陶虎保留至今最珍贵的资料之一。

  “偷来的果子格外甜”。陶虎说,因为是“偷学”,人的意志和神情做到全神贯注,高度集中,记忆就特别深刻,终生难忘。

  为争取多学一点,学精一点,陶虎和连大江还有过“偷练”的特殊经历。

  在与师傅孙绍成耳濡目染朝夕相处中,陶虎、连大江景仰师傅的耿直、坦诚、爱徒如子、视艺术为生命的品德。孙师傅也喜欢这两个勤奋、好学、热忱、机灵的爱徒。为了给这两个特别好的徒弟“开小灶”,孙师傅还煞费苦心,选了一些特殊的好料,让他们晚上做夜活。陶虎称作“偷练”。

  陶虎“偷练”的第一件作品是翡翠“麻姑献寿”。翡翠为进口原料,价格在当时更是与玉料没法相比。陶虎深知责任重大,尤其是学艺的天赐良机,他殚精竭虑,废寝忘食,倾尽智慧、汗水和心血,用一个半月的“夜晚”将活做成了。师傅久久端详,喜不自胜。之后,陶虎又做了一件仕女玉雕作品,在人物设计雕琢上更上一层楼。

  陶虎还有一次“偷拍”的经历。那是商文仲师傅为一位知己朋友雕的一个观音,陶虎看了第一眼,就感到有一股魔力吸引着他。作品的整体效果几乎完美无缺,正面、背面、侧面,上下左右看,都体现着观音的端庄、和蔼、慈祥、善良,结构的准确与形象的生动交相辉映,优雅的体态和飘逸的线条融为一体,传统的技法与精湛的刀工相辅相成,一览无余地展示出艺术家巧夺天工的绝技,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精品。

  让陶虎怦然心动的,不是想拥有这样一件传世佳作,而是敬羡商文仲的独特技艺。思来想去,怎样获取这件珍品的创作资料呢?只有拍成照片是最好的办法。但作为学徒,他还不敢向商文仲这样的大家提出拍照的请求。无奈之下,他设计了一套方案,神不知鬼不觉将这件玉观音的照片拍到手。

  偷看、偷画、偷练、偷拍,从侧面反映陶虎学艺的痴心。也看出一个成功者背后的艰辛与执着。

良工

  1991年陶虎调入昌吉市玉雕厂,被聘任为副厂长兼总设计师,在家乡的舞台上,他为和田玉雕琢事业,倾心施展自己的才艺。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天池是周穆王万里西巡与西王母相会并举行蟠桃盛会的地方,而后有了唐代诗人李商隐的千古绝唱。昌吉回族自治州决定利用这一人文资源。于1992年8月召开首届蟠桃会。

  襄助蟠桃会,昌吉州政府决定利用中国四大美玉之一的玛纳斯碧玉,制作一件有影响的工艺品,为大会献礼,为碧玉扬名。

  这个任务自然落在了陶虎身上。

  为了找到一块玛河碧玉精品原料,玉雕厂寻遍了玛河玉矿和玉料收藏家。好中选优,陶虎相中一块重达百余斤,高70多厘米的上等玛纳斯碧玉子料。

  创意是玉雕的灵魂。陶虎带领技术人员依据玉料的形状特征,设计最佳方案。经过几天研究推敲,最终确定以西王母设蟠桃宴与瑶池之滨为主线,邀请各路神仙共叙友情,宾主开怀畅饮,仙女翩翩起舞。瑶池山清水秀,古木参天,异草奇花,楼阁掩映。创意确定后,在玉料上画稿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有了主设计图以后,近景、中景、远景,楼台亭榭,各路神仙任务的布局,情景交融,都要因材施绘,因材施艺。所以有雕琢有多久绘画就有多久一说。历时一年多的精心绘制与倾心雕刻,终于使新疆有史以来的第一件大型碧玉子料玉雕作品“瑶池会”问世。

  这是以玉颂会,以会扬玉,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一次成功尝试,在区内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该作品当年被香港中艺公司以8万元收购。

  以此为契机,陶虎连续创作了多件大中型山子雕,包括1993年特级玉子料山子雕“朝圣图”,重40余千克;上等碧玉子料山子雕“罗汉图”,重达100多千克。还有“观音图”、“春游图”、“访友图”等,这些山子雕作品的问世,给新疆玉雕界一个震撼。

  2000年,陶虎又选中一件重60多千克的青白玉子料,经过精心设计,经历两年半的时间雕刻,做成一件大型山子雕“朝圣图”。该作品荣获2002年新疆第一届国石和田玉玉雕优秀作品奖。

2005年是陶虎人生的标志年,他创办了自己的品牌,有了自己的“品玉轩”珠宝店。同年5月,由新疆珠宝玉石协会评选,他获得“新疆玉石雕刻大师”称号,并担任新疆国石和田玉玉雕作品展示会评委。

这一年他的获奖作品更多。和田玉子料雕“达摩”、和田玉子料笔筒“踏雪寻梅”获得第二届和田玉雕精品展最佳工艺奖;和田羊脂玉子料雕“观音”获优秀作品奖;和田玉子料雕“年年有余”获最佳工艺奖;其中一块皮色别具特色的和田玉子料,由陶虎精心设计,独具匠心雕成一件“勇者”,生动地表现一只勇猛的猎豹捕食梅花鹿的形态。2005年,该作品获得新疆第二届和田玉雕精品展优秀作品奖的同时,又荣获全国第六届大师作品“百花奖”优秀作品奖。

涅槃

2014年,年逾半百的陶虎作出了一个让亲朋好友意想不到的决定,将自己的工作室暂停一年,参加清华大学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研修班的学习。

  一个国家级玉雕大师,事业正旺、精力正旺、心智正旺,为什么舍财——将工作室关闭;舍情——抛家离女,他的爱女刚刚一岁多;舍近——一切熟悉的环境,事业及亲朋好友……图的是什么?荣誉在身、事业正火,幸福环绕在身边,无忧无虑、要啥有啥,为什么要重新选择一个活法?

  太多的不解和疑惑留给陶虎的相识者、相知者乃至相爱者。

  陶虎神清气定,这是他深思熟虑的人生抉择。

  他认为,一个人最难的是挑战自己,人生最难得的也是超越自己。人最愿意走的路是自己熟悉的路,最难走的路也是自己没有走过的路甚至他人没有涉猎的路。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这是陶虎人生之巅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一步棋。

  进了清华园,他才发现这里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汇聚的学子,也是各路英豪。教书的老师,尽管少有教玉雕专业的,但在艺术的各个领域,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不仅有自己的独门绝活,更有理论的高度和思想的深度。而后者,正是陶虎孜孜以求的。开阔视野、拓宽思路、融会贯通、创新思维是他这次进京赶考、拜师学艺的主旨。

  他像一个饿汉,更像一块海绵,贪婪的吸收专家、学者、教授渊博的学识、学养和睿智的思想。

  这些学府精英,几乎集一生的才华,在有限的时间里灌输给他们太多太多的知识财富。陶虎说,我必须全神贯注,用心的学、尽心的学,恨不得把他们的智慧和营养全部都吸收进来。

  他兴趣盎然、侃侃而谈,感叹这是一次艺术之旅的心灵沐浴。

  他说比如林乐成老师,清华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主任,从事纤维艺术教学和研究逾30年,中国国家画院纤维艺术研究所所长,潜心于中国纤维艺术教育与应用课题的研究,扩大与提升中国纤维艺术在世界的影响并卓有建树。从2000年起,他担任“从洛桑到北京”国际纤维艺术双年展策展人,该展迄今已成功举办7届,成为世界最大国际纤维艺术学术品牌。他负责的中国当代纤维艺术世界巡展,在美国、乌克兰、白俄罗斯、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波兰、巴西等国展出,影响深远。

  林教授将陶虎带入一个精彩纷呈的纤维艺术世界,人类文明,衣食住行,纤维艺术无处不在。陶虎马上联想到新疆驰名中外的和田地毯,这是新疆人运用纤维艺术创造的一项经久不衰的成果。他又想到新疆民丰县发掘的尼雅遗址中,出土的精美绝伦的织锦护臂,还有“王侯合昏千秋万岁宜子孙”等大量丝织品,显示出中国汉晋时期高超的丝绸织造水平和艺术风格,其织造精美、色彩绚丽、花纹繁缛、艺术水准,即便2000年后,同样让世界叹为观止。特别是“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祈瑞文字,堪为世界上最吉祥最精准的预言。

  陶虎又说到关东海老师,年龄比他还小,但他在玻璃艺术研究方面集古今中外、博采众长,其成果博得了国内外同行的高度评价。关东海老师讲,中国人创造了这个世界唯一的最辽阔、最持久的文明。今日的中华民族,继往开来,更应该有所传承、有所创造。

  关老师的玻璃艺术作品,有很多有玉一般的质感,这让陶虎感慨万千,他从诸多老师天地合一、天人合一的理念中突然顿悟;我们过去接触到的玉石,很多都是玉和石相辅相成交织在一起的。传统的玉雕,多是挖绺去礓,留下精美的玉质,然后雕刻成作品。玉雕师为什么只能在玉上做文章而不能在顽石上展示艺术呢?顽石固然不如玉石,但精美的石头也能说话。如果通过造型艺术和雕刻艺术,给玉和石头分别赋予文化,珠联璧合、交相辉映,这不是给玉雕开辟了一个更广阔的空间了吗?这个想法他多年就有,一直在思考着、琢磨着,想通过清华的研修班,与教授、专家的研讨中有所收获、有所突破。

  其实,陶虎在这方面的努力,已有所行动了。那是他曾经接触到的一件材质很特别的黑青玉子料,但又与泥石、水晶共生。黑青玉与泥石色彩纯净、材质温润细腻,其间偶尔伴生水晶,这种材质极为罕见,堪为瑰宝。面对大自然的天然绝配,陶虎思来想去,无法割舍。既然美玉与泥石共生共存,不离不弃,为什么不能在雕刻艺术上石玉合一、相得益彰,赋予新的生命力呢?于是他精心构思,将玉石完整保存,大胆在泥石上巧做文章。利用整个绿色泥石面雕成两只青蛙匍匐在一张硕大的莲叶上,将混杂在泥石中的水晶雕成荷叶上三五粒晶莹剔透的水珠。黑青玉宛如夜色中托起的一池碧水,静静的“听取蛙声一片”。

  这件作品把玉石的美、泥石的美、水晶的美充分调动起来,形成一幅清莲出水、池塘听蛙的画面,充满生命的活力和自然情趣。作品在杭州第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得“天工艺苑·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优秀作品奖。

  前不久,陶虎到欧洲走了一圈,对于欧式建筑艺术印象很深,据导游讲,巴黎圣母院修建了约700年,凯旋门修建了200年,佛罗伦萨大教堂前后修建了165年。他马上又想起我国的云冈石窟修了50年,乐山大佛刻了90年,大足石刻用了700年。艺术需要的是一颗虔诚的心,有的作品甚至不是一生的付出,而是几代人、几十代的人的接力,是心血、智慧和汗水的结晶。正如画家吴冠中所言:艺术形象要“一针一滴血,一鞭一道痕地深印在当时当地人们的心底,令本来想掉眼泪而掉不下来的人们,掉下眼泪”。

  这就是陶虎再一次凤凰涅槃的心声。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传承 吸收 创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