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01 8111|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王金忠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论文丨和田玉花鸟俏色巧雕技艺

2018-10-17 10:03:30 来源:王金忠玉雕艺术 作者:王金忠

  论文《和田玉花鸟俏色巧雕技艺》发表于2018刊上海工艺美术杂志第三季,总第137期(工艺美术国内核心期刊)。

  和田玉花鸟俏色巧雕技艺是和田玉创作中一种独特的技艺表现手法,是利用和田玉特有的天然色彩和自然形体“按料取材”、“因材施艺”进行精心设计创作而成独特的雕刻技艺,这就要创作者忠于玉的本性,赋予其艺术情感,当创作者的内在情感与表现主题融为一体,达到天人合一的效果,才能创作出稀世之作得到永恒的流传……

  时至今日,和田玉花鸟俏色巧雕已经是玉雕技艺百花齐放中的一枝独秀,被誉为最具艺术欣赏性的和田玉雕刻形式之一。在秉承古意中打破传统,摒弃世俗中追求艺术卓越,促进玉雕艺术蓬勃发展达到玉文化鼎盛高峰,筑起东方玉文化之门,向全世界敞开!

  一、花鸟俏色巧雕的文化内涵

  和田玉花鸟俏雕是自然美的体现,自然美是人文美的载体,人文美使自然美更具魅力,两者融为一体。这不仅反映了花鸟俏色巧雕的历史观,更是展现了它的文化观。

  1.美好感情的寄托

  我国古代文论中,早有“言志”、“缘情”的论述。花鸟俏色巧雕便成了寄托人类美好感情的极佳形式。花鸟俏雕艺术家们,用自己蘸满人间至情的刻刀,创作出一幅幅充溢着人类美好感情的画面,而这些画面,又融入了具有审美理想和艺术趣味的浓浓诗意,使和田玉花鸟俏色巧雕作品满涵着人间美好感情,带有了一种“诗境画韵玉艺美”。

  人是有感知的,花鸟也是有感知的,而色彩是有生命力的。花鸟俏雕的创作者,总是把人间的美好情感,如亲情、友情、爱情等融入花鸟俏雕的作品中,以花鸟俏色兴心中百味,花鸟仿佛通了灵性,代人喜欢,代人怒放。通过花鸟俏雕的移情作用,形成感人的意境。读者从花鸟俏雕的画面中感受到人间的温暖与美,领略到一种美好、快乐的画面语言,从而沉浸在愉悦幸福的氛围中,更加热爱生活。

  花鸟俏雕的艺术家们,是创造美、奉献美的使者!

▲王金忠和田籽玉作品《和和美美》

  2.返璞归真的向往

  对于中华民族来说,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和谐统一的,人是自然不可分离的一部分,合而为一。中华民族的审美理念,是审美主体投入审美客体,达到物我两忘的“天人合一”的境界。

  花鸟俏雕,是以天然和田玉形态和色泽为材质的,更能创作出天人合一的精品,也就是蕴含着人化精神并顺应大自然鬼斧神工的艺术品。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城市喧嚣的生活环境、竞争激烈的生活节奏,加上钢筋水泥的高楼林立,在一定程度上隔绝了人与自然的联系。人们希望能在繁忙之余,回归自然,净化心灵,返璞归真,而花鸟俏色玉雕正是纯静心灵的一方憩息之地。莺啼花语中,才是生活。正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

  夜深人静,洗去世俗气,当你注视并摩挲着温润莹洁、色彩动人的花鸟俏雕作品时,心灵便得到一种净化,花鸟俏雕给你传递大自然的美好信息,使你表达一种心灵期盼,一种回归大自然的愿望、追求和寄托,呈现出花鸟俏雕的社会功能和审美价值。

▲王金忠和田籽玉作品《鹤吟》

  二、花鸟俏色巧雕的创作过程

  玉料中所含色块的形状与色泽是自然形成的,既不定形,又无规则,必须“按料取材”“因材施艺”,从而巧取天然俏色。花鸟俏雕是一门层次很高的学问,是和田玉俏雕艺术中极为光彩动人的一环。

  1.俏色玉雕与花鸟画

  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俏色花鸟想从传统花鸟玉雕中得到借鉴,难有范本,正因如此,在本人对花鸟玉雕的俏色技艺的不断探索、寻求突破中对宋元时期,特别是两宋院体花鸟画尤为喜爱,便以此为主流风格进行创作,这也使得院体花鸟画和笔者花鸟俏色巧雕作品结下了不解之缘。

  杨伯达先生说:“宋玉善于应物像形,使‘神似’与‘形似’相结合,艺术上达到完美境地,宛若用玉画成的图画,有着鲜明的绘画性格。”①

  在绘画艺术影响下,当时出现过花鸟题材的新型玉器,现今已很难寻觅。同时,和古人相比,当前对材料的利用更加多元化,尤好皮色的偏好体现在玉雕技法的实操上,表现色彩的便利程度远胜于古代,古人对皮色似乎不如现今那么看重。当今花鸟俏雕的突出成就极重要一点就是对宋元花鸟画,特别是宋代院体花鸟画的借鉴发展。

  画院画家的创作,在题材选择、表现技法、设色构图、意趣营造等方面,坚持一种近乎“唯美”的审美标准,充满超越现实的崇高意味,无论是山水、花鸟,还是宫廷生活,都追求形式完美和艺术技巧,尤以花鸟艺术最为突出。

▲王金忠和田籽玉作品《锦绣春色》

  2.花鸟俏雕创作步骤

  花鸟玉雕和院体绘画受众一致,审美也就有共通之处,但绘画艺术的自由度要远高于受材料局限的玉雕艺术。设色花鸟是因形而敷色,花鸟俏雕则须依色而造型。花鸟绘画可以还原描画对象的多样色彩,甚至可以强化某些漂亮的色彩。俏色花鸟的玉料皮色为天地赐予,色彩华美而天然和谐,层次丰富而过渡自然,非人工所能及。绘画是二维平面艺术,玉雕是三维立体艺术,花鸟俏色玉雕有着自己特有的创作过程。

  (1)审料。首先对玉料进行周密、细致的观察,搞清玉料的主要质地与俏色的色彩;色与色之间的界限是清还是浑;色块的形体在玉料的部位是浮在表面还是含于深层。

  玉料是有生命的,也是有灵魂的,要抱着尊敬谨慎之心对待审料这一关。在审料时,要心无杂念,保持一种空灵之状,显得纯净透彻。审料的过程就是和玉料对话的过程,丝毫马虎不得。

  有人说,天公造物,无所不用其巧,就像每一方和田籽玉一样,每一处细腻的质地、色彩、浆性、裂纹、形状都有着自然的规律和意义,如果你细细的读,你会发现其实大自然冥冥中早已注定。我们就是要通过与和田玉对话,把规律和意义读出来,了然于胸。

  (2)审料后,如俏色部位尚未搞清,则须“剥料”,将粗皮、脏、绺和杂石等挖掉,从而看清俏色的形体部位与玉料的质地。这是审料的继续和深入,也是对多种俏色和田玉料进行取舍及构思逐步成熟的过程。

  这是创作的极为关键一环,来不得半点马虎。要掌握深层俏雕规律,料有变化,思想上马上跟进,全力以赴对待每一个细节。否则一刀切下,精品佳作就失之交臂了。

  (3)经审料,弄清俏色玉料的材质、料形、料色后,即可构思设计,按俏色玉料提供的条件,经过反复琢磨和推敲,逐渐形成若干个腹稿,通过选择比较,创作设计出一个题材内容新颖、俏色绝妙的花鸟俏雕艺术珍品。

  事实上,构思设计是最显示功力的环节。对于玉雕创作者来说,一般性的玉料比较好做,因为压力不大,没有皮色的玉料比较单一,压力也相对较小。如果是玉质、皮色都顶尖的高档和田玉籽料,那真是压力如山。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②同理,一个玉雕作者不可能两次碰见完全相同的玉料。能遇见一块玉质温润、皮色俏丽的顶级和田籽料,是上苍的眷顾,是难求的缘分。就必须像中国玉雕艺术评论家文少雩所说的那样:“将可遇之材创造成艺术的不可再求。”③唯此,才能不辜负时代之托付,对得起那一方天地造化的美玉!

  三、花鸟俏色巧雕的技艺特色

  花鸟俏色巧雕选用的和田玉籽料皮色是天然形成的,而运用玉色是灵活的,可选择的,更要以情感的色彩为花鸟俏雕服务,这是俏色运用的关键。

  1.顺色形准

  俏色巧雕的技法各有不同,但基本是以顺色取材的。顺色,是作品俏色与表现对象的色泽基本相似或相近。还要以玉料的色调和形体考虑,使玉料颜色与玉器造型之间达到天然浑成,起到烘托、深化主题思想的作用,使质、色、形均与题材内容相吻合。

  中国学者曾卫胜认为:“玉质的基本色彩有五色,即白、黄、红、青、墨,有些呈过渡性色彩。就一般意义上讲,色彩的象征性已被人们认可,即白色高洁、宁静、典雅;黄色欢快、温暖、丰满;红色鲜活、活泼、热烈;青色明丽、纯洁、青春;黑色庄重、沉着、深邃。”④加之和田籽料有枣红皮、油红皮、油黄皮、洒金皮、秋梨皮、油烟皮、黑皮、浆红皮等各种皮色,这是一个多么引人入胜的色彩王国。

  俏色花鸟玉雕是以和田玉云肌雪乳的润白为底色、玉料皮色为颜料画出的天成玉画,在和田玉中创造出色彩缤纷的动人世界。

  2.绝、巧、俏

  花鸟俏雕较高的境界是一绝、二巧、三俏。

  绝,是花鸟俏雕最高的艺术境界,绝无仅有,绝处逢生,恰似万绿丛中一点红,令人激赏。

  玉界前辈、曾被称为“玉怪三杰”之一的王树森大师的俏色绝活《五鹅》,是誉满中外的珍品。利用一块红、白、黑三色玉料,雕出五只群聚啄食的玉鹅。白色的鹅身,红色的鹅头和黑色的眼珠,顺色俏雕的五鹅已经栩栩如生。更绝的是“五鹅”之中,只能雕出九只黑眼珠,独缺一眼。王大师不愧为大工匠,让缺眼的白鹅将头一偏,另“一眼”藏于翅下。绝活出绝品,遂成无价之宝。

  巧,指一件作品,主色外的一、二种异色的匠心独运的设计,给人以巧夺天工的感觉。

  本人的作品《金色池塘》便是“巧”之典范,此作巧妙之处便是皮色上的“随类赋彩”、“匠心经营”。将其设计成秋天夕阳下池塘边的美景:夕阳下池塘边一只姿态优美的白鹭在金色的荷叶旁觅食,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而远处飞来一只小鸟在太湖石上栖息,充满勃勃生机的朝阳渐渐吐露出金色的光辉,荷叶也镀了金边,在微风里婆娑起舞……巧妙的把池塘里情趣盎然的自然生活场景还原在白润细腻的玉石上,运用渐变朦胧的洒金皮和简洁的构图营造出宁静玄远的意境,秋色在手,天意婉转,似能聆听到水的流动,让人想见闲适、优雅的生活方式,整个画面浑然天成,呈现出和平盛世下的美好生活。

▲王金忠和田籽玉作品《金色池塘》

  俏,色泽动人,多色设计合情合理、层次井然,十分贴切,没有眼花缭乱的感觉。

  最近创作的《喜韵梅香》,在喜鹊的造型设计上一改常见的动态,运用俯视角度刻画出飞冲向下的喜鹊,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四周,在它目力所不及的花团之下,另一只喜鹊回首相望,轻蹲着屏住呼吸伺机而动,似是在捉迷藏一般……在错落有致的梅花丛中,两只喜鹊一静一动相辅相成,画面洋溢着生动欢快的气息,展现出了大自然中生灵的活力和灵动之气,别具匠心的设计使作品动了起来。俏色设计浓淡相兼、层次井然,另辟蹊径用别人不会选的强透视角度表现主体,使作品更具视觉冲击力。

▲王金忠和田籽玉作品《喜韵梅香》

  3.正、纯、浓

  俏色巧雕要求色正、色纯、色浓,花鸟俏雕更是如此。色正能艳,色纯无瑕,色浓鲜亮。

  在俏色运用上,要把旺色,也就是最鲜艳俏丽的色泽用在最显眼的部位,使颜色更突出、更具艺术魅力,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

  我的《春色满园》,将玉料最艳丽的鲜红皮色雕成盛开的满院月季花。迎着春日阳光,花儿开得娇艳欲滴,似乎有了生命。我们仿佛闻到了花的香气,蝴蝶也寻着馨香飞来,构成蝶恋花的春日胜景。

▲王金忠和田籽玉作品《春色满园》

  4.技艺创新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海派玉雕必须不断创新才能更好的传承发展,作为海派玉雕重要内容之一的海派花鸟俏色巧雕技艺也要不断创新,才能有生命。

  我在最近的和田玉花鸟俏色巧雕创作中,正在进行以下几方面的探索:

  一是要使花鸟俏雕的作品动起来,改变过去静止的画面,让花的姿态、鸟的动作充满灵动之气,真正的鲜活起来,活灵活现地展示在观者面前。

  二是强调玉雕是视角艺术的观点。作为三维立体艺术的花鸟俏雕,人们以360度视角,远近高低、左右和环绕欣赏,可以与花鸟俏雕作品进行立体“对话”和“交流”,此种流动形象能让观者获得无数视觉惊喜。

  三是在花鸟俏雕中,运用深(远)景、中景、近景等现代美术的透视技法,使和田玉花鸟俏雕画面产生一种“深度”,而“深度恰似雕塑之魂”。⑤

  四是在花鸟俏雕中做出感情和故事。让两只小鸟俏雕出的眼睛相视一笑,便充满无限柔情。通过带有情节的设计构图,让观者读出花鸟俏雕中的一个个小故事。

  寻找一种恰当的艺术形式,实现和田玉籽料特性、“海派玉雕”工艺和个人艺术风格的完美结合,是花鸟玉雕艺术家的追求。这就需要建立起形神兼备,艺术与思想融合;雅俗共赏,情趣与寓意融合的当代花鸟玉雕的新美学体系,而和田玉花鸟俏色巧雕技艺,则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注解:

  ①杨伯达:《中国古玉文化史论》提纲,《中国玉文化玉学论丛》2004年第一版,紫禁城出版社出版。

  ②赫拉克利特:《论自然》,《西方美学通史》1999年第一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③文少雩:《玉雕创作与鉴赏》,2008年第一版,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出版。

  ④曾卫胜:《玉与美学论纲》,《中国玉文化玉学论丛》,2004年第一版,紫禁城出版社出版。

  ⑤许正龙:《雕塑概论》,2011年第一版,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玉雕除了分享,还有……对话

下一篇:王金忠——鹤鸣情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