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01 8111|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汪寅仙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为紫砂而生之汪寅仙大师

2015-08-06 11:53:26

  作为一种具有特色的实用性茶具,紫砂的诞生与发扬都与中国茶文化的源远流长密不可分。经过数百年的传承与发展,紫砂壶已经不仅是泡茶的茶壶,更成为工艺陶瓷的精品,收藏家喜爱的藏品。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富有实用和艺术鉴赏的双重特色,是中华文化薪火相传的文明。
  我为紫砂狂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汪寅仙大师
  文:姚瑶供图:姚志源
  紫砂:中华闻名的陶瓷
  紫砂是中华闻名的陶瓷,由于宜兴独有一种澄泥陶,颜色绛紫,其制品通称“紫砂器”,通常也简称“紫砂”。宜兴紫砂陶是集陶瓷工艺和器皿造型、雕塑、绘画、书法、文学、金石艺术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它始于北宋,盛于明清,其产品畅销国内外,日本也以紫砂为珍品而来华学习造壶技术。此外,宜兴紫砂茶壶更与中国茶同销欧洲,成为欧洲制壶的蓝本。近代和现代达到鼎盛时期,从泥料质地到工艺流程,从紫砂科研到流派创新都有新的发展,名手有黄玉麟、裴石民、朱可心、顾景舟、蒋蓉、汪寅仙等。近年来,著名书画艺术家刘海粟、李可染、唐云、程十发、韩美林等也都为紫砂作品自撰铭文,题诗作画,并自创新款,使紫砂的艺术境界和文化层次有了新的升华。
  宜兴手工紫砂陶技艺是指分布于江苏省宜兴市丁蜀镇的一种民间传统制陶技艺,此项工艺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很高的艺术成就,享誉世界艺林。紫砂陶制作技艺以特产于宜兴的一种具有特殊团粒结构和双重气孔结构的紫砂泥料为原料,采用百种以上的自制工具,经过打泥片、拍打身筒(圆器)、镶接身筒(方器)或镶接与雕塑结合(花器)、表面修光、陶刻装饰等步骤最终完成陶制品。
  宜兴紫砂陶土的品种繁多,因此紫砂茶具的颜色也五彩缤纷。紫砂泥的材质特点有如下几个方面:可塑性好;干燥收缩率小;紫砂泥本身不需要加配其它原料就能单独成陶;成品陶中有双重气孔结构;紫砂泥土成型后不需要施釉。宜兴紫砂陶品类亦众多,有壶、杯、碟、瓶、盆、文具雅玩、人物雕塑等等。其中的茶具为代表之作。宜兴紫砂壶,不仅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而且有无可比拟的独特优点,最大的特点就是用紫砂壶泡茶,不失茶的原味。因为紫砂陶壶气孔较大,吸水率高,具有良好的透气性,能较长时间保持茶叶的色香味,从而推迟茶叶变质发馊的时间。早在1962和1930年宜兴紫砂就分别在美国费城和比利时世界博览会获得金、银质奖。
  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成品以茗壶为代表,其制器物件有光器(又分圆器和方器)、筋纹器和花器等不同的造型流派。紫砂器内外一般均不施釉,以纯天然质地和肌理为美。经过千百年的传承,紫砂陶器的生存空间、技艺特征、衍生谱系、传统文化内涵等方面,仍呈现良好的状态。但是,由于紫砂制陶的原料是一种稀缺矿产资源,已被过度开发和滥用。再加上产业化的影响,紫砂制陶精品越来越少,杰出的紫砂陶制作技艺受到了严重冲击,传承这一优秀的民间手工技艺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
  大师:为紫砂而生
  紫砂产于江苏宜兴,更为精确的定位是丁蜀镇。这个镇与“景德镇”并称为中国陶瓷史上的两大重镇。这里凭借着独特的自然条件,成为紫砂的唯一产地,也因此而饮誉中外。2006年5月20日,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6月5日,经国家文化部确定,江苏省宜兴市的汪寅仙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并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26名代表性传承人名单。
  1943年6月,汪寅仙出生于宜兴丁蜀镇陶瓷世家,父亲汪秋生在丁蜀镇陶瓷生产合作社当中层干部,母亲范凤娣是做砂锅一类的日用陶,奶奶丁晓梅也是有名的日用陶艺人。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学校旁边的操场上有一个丁蜀镇的农副业产品展览,当时看到小茶壶、水瓶壶、扶手壶等紫砂作品,汪寅仙心里想:这么精细的工艺陶瓷,长大了我去做这个多好呢!“那个时候有这个想法,不过是一个向往。”小学毕业的那一年,宜兴紫砂厂招收第二批学徒,汪寅仙虚报了1岁年龄,带着合作社主任吴兆增写的介绍信,去紫砂厂报到,经过一些简单的考试,没几天就顺利考上了。她清楚记得,“通知我到厂的时间是1956年11月8日。”14岁的汪寅仙成了当时年龄最小的学徒。
  汪寅仙是家中老大,下面弟妹7个,父母工资低,家里经济比较困难,为了让下面的2个弟弟读书,减轻家里负担,同时出于对紫砂的喜爱,小学毕业的她就选择了进厂。3年学徒时光对于她来讲,是到现在为止,一生中非常留恋的那么一段时光。吴云根老艺人是汪寅仙的启蒙老师。跟他学了一年多的光货茶壶,主要是为了打基础的,汪寅仙这个从一开始连捶泥都困难的最小学员,苦练修行,坐住了冷板凳,练就了扎实的制壶功夫。打泥条节奏分明,不多不少扳板奏效;拍身桶声声清脆,无数次的拍打一气呵成,约上百个制壶环节,她都能成竹在胸,眼到手到。1958年4月,她又跟随蒋蓉学艺,后来又师从裴石民老艺人,中间还被厂里抽调出去给40多个新进学员当小老师。1958年下半年,紫砂厂的工会举办拜师学艺的活动,每位知名老艺人可以带2个学生作为重点培养的对象。“朱可心老艺人提出让我当他的拜师学艺的学生,重点培养的学徒。我当时高兴极了,我说我服从工厂的需要,服从分配,我就到了朱老那开始学习花货。第三年的学徒就是在朱可心身边度过的。”那时候学风比较好,学徒都是自己管自己,学好一个品种以后学第二个,然后第三个。汪寅仙在吴云根身边学了5个品种,大部分都是光货;到了朱老那学了几个花货,比如梅花桩的壶,梅桩壶,松竹梅等等。当年刚进厂的时候,她的学习成绩跟不上一般人,第三类中间的水平,当学徒毕业的时候,她在30个学徒中作为第三名的成绩毕业的。为了跟上别的同学,她经常利用节假日和周末不休息,那时没有钟表,每天天不亮就去,晚上经常做到半夜去休息,一天不晓得多长时间,就是这样度过的,过去还没有电灯,煤油灯买不起,买2分钱一支蜡烛,加班加点来做。1957年下半年开始,晚上还经常学习文化,有文化课,厂里面请来了宜兴市中学的语文老师和美术老师讲课,画画素描,学习语文知识。
  “那个年代我也并不觉得苦,因为到了厂里以后,我的生活吃住在工厂,工厂每月发9块8毛钱的饭菜票,还有2块钱的零用钱。我把所有的零用钱统统贴补家用,从饭菜票中节省出来跟工人换钱,买点生活必需品。白天学习技术,晚上学习文化。这段学徒的年华我觉得对于我来讲是很好的学习机会和良好的开端,在学年中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
  1959年下半年,工厂组织到南京参观,汪寅仙和老师朱可心,还有厂里的几位同事一起到南京博物院参观,看到了国家一级文物《项圣思桃杯》,也是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桃形紫砂杯。她振奋的不得了,没想到工厂的厂长薛如有将它寄到了工厂,由朱可心老师来仿制,安排她在朱老身边学习。“当时这件作品能够仿制他也高兴得不得了,他非常敬佩这个作品,非常有兴致去做。那一年是一个大冬季,他整整做了4个多月,把这件作品仿制成功。我从开始的时候就在他身边学仿,跟着看了4个多月,把它做到好。老师的作品在工厂里非常轰动,我也是很好的一个学习机遇。”朱可心成功复制的《项圣思桃杯》,并作为国家艺术珍品随文化部艺术交流展送往当时的苏联及东欧国家展出。朱老对艺术的追求、钻研的劲头,敬业精神给汪寅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成为鼓舞她前行的动力。
  创作:将自然美融入壶艺之中
  明代有历史记载的第一件紫砂作品是《供春壶》--花货,紫砂塑器有史以来,代代相传,从未间断,它以自然物体形象为源泉,题材丰富,经历代众多艺人的智慧和创造,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各个时期皆有风格独特的名工巧匠出现,创制出不少新品。汪寅仙的紫砂作品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又有创新,她以女性特有的眼光、情感意识去把握造型、色彩,使作品更富感情,她的创作素材主要来自于大自然,善于把现代的造型元素融入到紫砂壶艺术之中。比如创作《南瓜壶》时,她不仅常到瓜地里细细观察,还每天采来鲜嫩碧绿的南瓜秧,插在案头的水瓶里。她把自然扭曲的秧蔓、青翠欲滴的嫩叶和绿丝的长相,都熟记于心,表达到作品上。她还擅用紫砂泥的巧色,根据物体的色泽和谐搭配,体现物体的自然之美,使作品的生活气息更浓郁,更富真实感,从而形成了自己鲜明的艺术特色和个性风格。
  1959年起,汪寅仙从学徒二年级就开始创作,也得到了厂里领导和老师傅的器重。她创作的题材比较广泛,因为她认为老师手把手地传授技术给继承人,作为接班人的要求,应该什么都要懂得一点,什么都要会面对,所以在创作的过程中也是不断用多种形式来体现,各种各样的形式来追求。“各种各样的茶壶类型,比如花卉也好,光货也好,筋纹器也好,方货也好,还有包括自然形的,象征的形象也好,特别像青龙纹样、玉器纹样的一些造型我都有做些尝试。品种方面有茶具、咖啡壶、文具、餐具、酒具,有花盆、花瓶等等,紫砂原来的各门类都有创作,都有创新。我要求各个门类都有尝试,虽然不是门门精到,但是都要有成功的创作,当然我的侧重点是放在光货和花货上面。我把我的老师像朱可心他的松竹梅,我在他的基础上有所发扬,我后来的创作每个门类都有系列性的拓展,我想利用紫砂这块泥巴,能够把大自然中间的美,自然美能够融入我的壶艺之中。所以我不管是松竹梅,从柏树、桃,瓜果一类的,都有所发扬,特别是像我的南瓜壶大概有30来个创作不同样的,各种各样的形式,有提梁的有断把的,有大有小,一个系列一个系列的来弘扬,我也喜欢大自然中间的美,跟人的情感比较接近或贴切的,生活中在用的一些东西,我觉得大自然中间的美跟人最有亲切感,所以在这方面我把它发扬的更广泛,用在茶壶上,茶具上,酒具上,城市瓶上都有。还有文具上面都有这方面的题材。”
  1988年初,清华大学艺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张守智带来了一批图纸,想要与厂里的技术人员进行合作。正巧汪寅仙有一个设想,想做一个流线形的壶式,二人一拍即合。“我和张教授进行了深入讨论研究,确定取蜗牛的有机生态构成整个造型,针对这一设想,画出了图形。”1990年,作品《曲壶》分别获得全国陶瓷设计评比一等奖、国际精品大奖赛一等奖。汪寅仙创作的作品大概有300多个件(套),其中代表作品《回方壶》被中南海紫光阁收藏,《曲壶》《桃圣壶》《梅椿壶》《大一粒珠》《秦权壶》《南瓜壶》等作品收藏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英国皇家大英博物馆等世界六大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无锡博物馆,还有香港台湾等地区都有收藏。
  上世纪70年代后期,她的茶壶作品都是销往港台地区、马来西亚、新加坡,还有一小部分到日本。90年代初在香港的竞拍,她的作品最高价是31万8,后来在台湾也有几次展览,卖到160万台币。“我们的一个壶要用一台汽车换的都有的,都是我听台湾朋友在讲。我的茶壶这几年经常从台湾回过来,他们用的很漂亮,养的很漂亮,有的用过就当宝贝一样藏起来。很多茶壶用过以后跟没有用过的茶壶相比,都用的珠光宝气的。”
  传承:薪火相传的文明
  学习、创作近60载,汪寅仙大师坦言除了对紫砂这一行的喜爱,还有内心的创作欲望。“特别是在大自然中间有很多题材可以让你去做,让你去追求,我总觉得时间不够,我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时间的穷人。我觉得人就是能够活到100岁的话是高龄了,但是不可能做100年啊,所以我总是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总觉得这块泥巴好像是我发挥这门技艺,和在我心理上对艺术的一种追求,我总觉得自己好像还没有做够,自己还没有把自己心里向往的东西完全表达出来。所以我这一辈子能做这一行我觉得是我的幸运,因为像我们这些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这说起来是大话,但确实是我的情感。过去我的父母生养了我,但没有办法教我技术,家里子女多也没有办法教我文化,我进厂以后,在厂里面老艺人手把手的教导,能够经常到外面参观学习,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我有机会经常走出国门进行对外交流。如果是生在旧社会,一个女的她能这样吗?她有这样的机会吗?”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三届江苏省政协委员……汪寅仙获得的荣誉很多,她很淡然,“作为一个女的,在过去的话你算个什么呢?我有这样一个机遇、地位,是从哪里来的?都是归功于老师的培养和党的培养,所以我比一般人都幸运,我有这样一个地位,一方面是自己勤恳工作,但给我这样高的荣誉和地位我觉得应该满足,所以我从来都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艺术上的成就是国家给我的,但我跟真正的大艺术家来相比还是有距离的,还有从我的心愿来讲我很多东西没有完成,很多向往没有实现,所以1998年退休以后,因为职业病,两条腿骨质增生,走路很不方便,我就在家里安了工作室,把我之前的很多向往在家里慢慢实现,慢慢来做。所以这几年我过得非常充实,也非常忙,等于退而不休,每年都有一些新作出来。”
  从2003年开始,汪寅仙总结并撰写紫砂方面的文章20多篇,希望通过这方面的文字工作,将老艺人们的历史技艺记录下来,为紫砂技艺的传承留下宝贵的资料。紫砂作品研究和创作之余,她也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创作体悟、实践经验传授给徒弟们,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接在学生们的手上去做。名利心去一分,艺品方高十分。她的儿子姚志源、女儿姚志泉高中毕业之后相继进厂,由她亲自培养,后来女婿鲍庭博、儿媳吴亚萍、孙女姚嘉慧都相继进厂跟她学习。“他们从小喜欢这一行,小时候读书的时候也偷偷摸摸弄点泥巴回家捏捏东西。我的儿子女儿在这一行里比较低调,但是做手还是不错,新的门类也比较广泛,也比较努力,他们的学艺可以讲是我手把手教他们的,还有一点他们比我优越,一毕业都是高中生,我毕业只有小学生,他们还能到北京中央工艺美院进修,是走了捷径了。我的教育水准也在提高,教他们的时候也比较年轻,教育方法也比过去成熟,他们在接受我的教育以后又有深造的机会,平时又受到一些熏陶,现在信息社会,资料也比过去丰富,所以他们的视野开阔,比我提高的要快一点。”
  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之后,汪寅仙觉得肩上的责任更重大了,除了技艺的传承,还包括社会责任的担当。从1989年开始她先后向希望工程、抗洪赈灾、社区建设、慈善事业等捐款近百万元,还不包括其它捐赠的茶壶十余把,这在所有艺人中是不多见的。从祖辈、父辈到孙辈,汪寅仙一家营造着自己淳朴的家风,以身正、艺正、壶正,成为丁蜀典型的陶艺之家。目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暂时是她一个人,目前有两个已经申报,可能马上又会产生国家级的代表性传承人。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紫砂陶艺:开拓传统技艺新技法——紫砂陶艺大师汪寅仙和儿子姚志源

下一篇:汪寅仙:用现代设计理念 开紫砂新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