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01 8111|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杨曦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苏州玉雕人的六种类别:兼收并蓄 有容乃大

2018-10-25 09:52:57 来源:收藏杂志

  “苏州玉雕”四个字,不仅代表着一种极高的工艺水准和美学风格,更意味着古已有之、沉淀深厚的文化内涵。但在今天这个人才流动、文化交流更加频繁的时代,“苏州玉雕”的内涵必然更加丰富多元。而这一切,跟苏州玉雕人才格局有着密切的关联。

  如今的苏州玉雕人主要有六种类别。

陈冠军 曲岸观鹤

  第一种人才,是在改革开放前后,伴随着国营玉雕厂改制、玉雕创作模式的变迁大潮成长起来的。比如程磊、葛洪、瞿利军、蒋喜、杨曦等等,他们早期在苏州工美学校学习,有着很好的美术基础,毕业后又对口分配到苏州玉雕厂,在厂里老师傅的带领下,接受实践培训,而后,又创办自己的玉雕工作室。

  他们这一批人,既得益于现代美术教育的滋养,又在国营体制的保护下,拥有了一段安稳、不焦躁的手艺磨炼期,待到技艺成熟又赶上了市场经济的活跃期,能够自由发挥艺术个性,可谓顺风顺水。再加上自己的努力、天赋,必然成为如今苏州玉雕行业中流砥柱般的存在。

瞿利军 和田玉籽料山水对牌

  第二种人才, 先接受了完整的初高中文化教育,然后考入艺术类高等院校学习美术,而后进入私人玉雕工作室,接受工艺技法的培训。代表人物有王一卜、白骑通等等,这类人才文化底子、知识结构非常好,在高等院校中又受到了西方美术理念的熏陶,思维前卫,敢于创新,但稍有不足的是,对于中国传统文化钻研的不够,在传统玉雕艺术语言的运用上还不是特别纯熟。

  第三种人才,直接进入工作室当学徒,在大量的实践磨炼中逐步完善工艺,形成风格。这类人才中能够出类拔萃的,往往有着很好的天赋和悟性,学艺态度也比较刻苦踏实,能达到精良的工艺水准。但不足之处在于,他们缺少一个美术基础的修习,所形成的风格、所擅长的题材往往会受到工作室的局限,乃至市场需求的影响;也因为文化底子薄弱,创新能力不足。

赵显志 白玉姑苏印象牌

  第四种人才,青少年时可能在其他玉雕产业基地,甚至可能在全国各地不同的基地学习玉雕,在拥有了成熟的雕刻技能之后,来到苏州发展,在苏州定居多年,艺术风格深受苏州玉雕的影响,与原本纯熟的技艺相互融合,慢慢建立了自己的品牌。比如赵显志、侯晓锋、豆中强,他们最早在河南学习玉雕,然后迁到苏州,吸收苏玉风格精髓,最终成为当代苏州玉雕的代表人物。

  第五种人才,是在其他地方已经有了成熟的工作室品牌,但看中了苏州这块宝地,认为苏州有着更适合自己的人文环境、市场环境,因此搬迁到苏州。比如从上海迁到苏州的蒋宏利、尤志光、从扬州迁到苏州的殷小金。

  最后一种,是在距离苏州很近的东渚、光福两地发展起来的玉雕人才,他们在器皿、仿古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艺术风格,也因为保留着原汁原味的苏作特征、韵味,在业界独树一帜,不容小觑。比如俞挺、朱玉峰、范栋强等人。

俞挺 青玉清趣花插

  这六种玉雕人构成了如今苏州玉雕的人才格局,他们在苏州这片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的土地上各展风姿,也互相影响、学习,共同营造了苏州玉雕在当代中国仍然生动且充满生机的面貌,也在中国玉文化发展历程中留下了鲜亮的一笔。

叶海林 绿松石绿度母挂件

  由这六种人才的汇集,我们也可以反观出苏州玉雕行业兼收并蓄、有容乃大的姿态和气度,而这,必然带来开放的市场氛围和活跃的文化氛围,无怪优质的原料和人才源源不断的涌入苏州,又为行业的持续发展带来莫大的动力,最终形成一种良性循环。笔者以为,这种“苏州现象”很值得其他有着玉雕产业的地域思考和借鉴。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龙凤呈祥:玉雕中的绝配“情侣”

下一篇:【雅昌专稿】杨曦:造罗汉千相 言人世悲欣|2017子冈杯系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