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买家服务热线:400 669 0999|
Hi,欢迎来雅昌工美师官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陈健官方网站
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为玉而生,做玉快活——陈健、姚菊萍的美好玉雕生活

2017-04-20 15:42:51

  第二十八期中国玉雕大师精品鉴赏会暨第二十五期大师玉雕定制实战论坛,于4月15日在玉恒堂总部(长顺路2号)隆重举行。

实战论坛现场

  本期鉴赏会暨实战论坛以“玉雕的雅趣与灵动”为主题,诚邀中国玉石雕刻大师陈健,上海玉雕大师姚菊萍,玉恒堂堂主彭志勇等业界知名人士共聚,畅谈玉雕艺术如何彰显雅趣,以及玉雕作品灵动的画面。论坛由中国玉雕艺术评论家陆华老师担任主持,他热情开场:感谢大家的到来!前几期分别请到了来自于安徽、扬州等地的玉雕大师,这一期的鉴赏会暨实战论坛又回到了上海玉雕,本期的两位主讲嘉宾都是上海的玉雕大师,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刘忠荣大师的徒弟。

  刘忠荣大师是海派玉雕的一面旗帜,对海派玉雕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他的徒弟也经历了海派玉雕的发展过程。今天的论坛将从两位主讲嘉宾怎么学艺来展开,想必大家会在交流的过程中了解到很多发展中的故事。

论坛合影

  一、忆往昔峥嵘岁月

  陈大师:我比姚大师稍微早几天进入刘忠荣玉雕工作室。当时,上海的辛老板去扬州招人,经由我扬州的师傅介绍,我就来到了上海。在这之前,我在扬州学习玉雕,开始做杂件,然后主攻炉瓶。做炉瓶打下的基础对我后期在造型、工艺上都有很大帮助。现在的学徒存在的情况就是基本功不扎实,也是因为现在基本以小件为主,小件在基本功的锻炼上是很缺乏的。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陈健先生

  陆老师:刘忠荣大师被提到的很多,但很少有人经常提辛老板的名字。那个时候是海派玉雕发展的阶段,辛老板不辞辛苦去外地找人来学习、来做雕刻,他这样做的结果,在今天看来是海派玉雕发展的基础。那姚大师您是怎样来到上海学习玉雕的呢?

上海玉雕大师姚菊萍女士

  姚大师:我刚开始是学习国画的。当时,第一批从上海玉雕厂出来的师傅去我的家乡南通开了玉雕厂,因为缘分,我接触并喜爱上了玉雕艺术。后来通过朋友介绍来到上海学习玉雕,刚到上海时,是在川沙丁国良大师的玉雕工作室。

  陈大师:年轻时,来上海的主要目的就是学东西,心无旁骛。从炉瓶转到玉牌的制作上,没有过于在形制的改变上追求个性,当时能有不一样的东西去学习是很开心的。与现在不同,当时没有太多想法,现在就会考虑到要将作品尽力做到最好,如此才能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存活下去。

  二、在“学”与“习”中刻苦钻研

中国玉雕艺术评论家陆华先生

  陆老师:所谓“学习”包含“学”和“习”两种,现在的小孩学习玉雕就少了这份刻苦以及研究探索的心。一位玉雕人能否成为大师,这点很重要。在你们那个时代,刻苦是勤奋学习的衡量标准,反复的进行研究和探索,才能有所成就。姚大师,您现在既做牌子也做玩件,那么在当时是做什么为主?

  姚大师:我一般做随型的。过去,我们每天晚上都会画,躺床上之后也在回想作品的进度和创意。有时候作品做出来与想象中的不一样,那就只能在摸索中将某些舍弃,再努力探索、尝试,逐渐成熟,形成风格。

  一件作品,它初画的样子和成品的样子是会不同的,因为你的想法会随着玉料的一些毛病而改变。我原先是学国画的,后来做玉,我觉得绘画对我的帮助很大,特别是在玉雕的造型和疏密关系上有很大帮助。比如,在制作动物时,首先要表现其活泼俏皮的一面,再进行修饰,成品就比较完美。以前我在玉雕作品的推大形上很欠缺,在刘师傅那刻苦学习,反复的积累让我在作品的大形上有了很好的把握。

  陈大师:是的,做玉牌有一个最大的好处,玉牌犹如一张白纸,你可以发挥的地方特别多。你想画什么取决于你的能力,而不是取决于纸张,所以题材上没有什么问题。一件作品,雕刻可能要二十多天的时间才能完工,而设计作画在审视玉料、胸有成竹的前提下,复杂一点的设计可能两个小时就够了,那么你连续画二十天,最少画了二十遍,这比反复雕刻的频率快,有利于你更快速有效的去了解这个题材。

  我们当时就是不停的画,画在产品上,画在纸上,再画在产品上,再画在纸上,从这个过程中去领悟到想要表达的东西,再将领悟到的表达在作品中。这样会有效缩短你了解一件作品的过程,然后在反复雕刻中,你会更好的去了解这个题材。

  陆老师:传统玉牌讲究工整和规矩,它有一种文化属性,而现在的玉牌更注重的是料,会随形最大程度的保留玉料,像陈大师这样每一块玉牌都整形的并不多。希望两位大师以后一直坚持下去。

  姚大师:我认为外表是给人的第一印象。一件作品,首先看的是外形,再看雕刻的主体是否完美。

  陆老师:买玉的人对玉的理解——玉要白、形要好。“形好”并不是指定说要依形或整形,指的是形不要别扭。给玉牌整形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玉料的凹凸,使玉牌的形变的更加完美和规整。

  三、拜师学艺,妙手天成

非物质文化遗产海派玉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庞建新先生

  庞大师:海派玉雕从刘忠荣大师开始,继承了传统玉牌——子冈牌的规整,并且发展了起来。当时从玉雕厂出来,因为刘忠荣大师的信任,我成了忠荣玉典的第一任设计师,也开始了与陈健、姚菊萍的共事。那个时候很不容易,工作和生活的环境都很差。

  我很敬畏他们,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一种精神——工匠精神,坚持自己认定的目标。他们是开拓性的一代,他们和上海一样海纳百川,学习各种艺术门类的技艺、形制和文化背景,学习上一辈大师们的经验和技术。两位大师的作品有时代烙印,有符合时代所需的风格和技艺,有种与时俱进的精神。

  陆老师: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当时的困难环境只是一个基础,如今他们都已成为大师。

  我们回过头再看,玉牌包括形制、画面和文字,中国传统文化的三绝“诗、书、画”完美的体现在玉牌中。陈大师一直在坚持自己的风格,不受他人影响,这在玉雕行业中是很不容易的。您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陈大师:我的机遇可能比别人好一点,我当时获得了比别人更多的机会,学到了师傅的玉牌中的精髓。每个人对一件事物都有自己的理解和想法,我认为玉牌可以发挥我的特长,表现我的性格和技艺。刚接触玉牌时,我认为这是相当难的技艺,但随着时间,我从师傅那学到、领悟到比别人更多的技艺和思想,我将它们继承下来,再发扬下去。

  我对玉牌的理解是,只做一面是半成品,玉牌的背面不能空着。我会考虑用一些方式去处理背面,如配上文字或画面,要让一块玉牌变得更加完善和完整。

  还有就是玉牌的形一定有!玉牌的形制并不局限,可以发展,可以百变,但它是有思想的,是你思考后的设计,而不是单纯切下来的牌子再随形简简单单磨两下。玉料的缺陷在所难免,玉牌的形制则是通过你的设计去弥补缺陷的形;无视缺陷直接设计画面,一是态度问题,二是没经过处理的形是没有思想的形。形制越来越丰富,但是不代表不进行处理。

  陆老师:玉的美是天然的,经过人的设计和加工,赋予人的想法,变成另外一种美。陈大师是继承刘忠荣大师技艺最完善的弟子,玉牌有整形,有画面,有刻字,丰富生动。

  陈大师:艺无止境,必须要学习和坚持,再认真的考虑自己的艺术特点和风格,它是否可以支撑你在这个行业或某个题材中做到最好,只有这样才难以被超越、被淘汰。

  现在不是大而全的时代,是小而精的时代,如果你什么都做也可能代表着你什么都没别人做的好。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会放弃其它东西,一心专攻玉牌。在玉牌创作上,我将以前学的技艺提炼出来加以升华。

  陆老师:陈大师说的很明白。传统工艺本来就讲究绝技,绝技到了这个时代,一要坚持,二要明白自己的长处和风格。姚大师,您在刘大师那做了十几年,从刘师傅那您学的最多的是什么?

  姚大师:推大形。我觉得作品的大形最重要,一件作品的好坏与否,大形是不可或缺的。玉料该去的还是要去的,大形不好看,做的再好也没有用。形是以美学为标准,以创意为理想,再以材料为标准,因材施艺,趋近完美。

  陈大师:我对形的要求是规矩时一定得规规矩矩,方形牌必须要四条边相等,四个角都为90度。我做炉瓶时期,卡尺都没有我眼睛准,只要形稍微有一点偏差,我都看得出来。我的眼力是早期做炉瓶练出来的,而徒弟如果没有这种能力,我会要求他用各种工具去进行精确的测量。

  时代在改变,徒弟们的生长环境、接触到的事物与我们不同,我不会以我当年的条件去要求他们。我作为师傅,要先了解徒弟的性格和能力,因人而异,因材施教。同时,他们最能理解现代社会,我们的一些思想对现代社会的很多变化不能理解,我也应该跟着他们去学习一些东西,再运用到我们的生活和创作之中。

  陆老师:过去,我们的学习过程是刻苦的,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和对玉的理解。姚大师您也带了很多徒弟,那么您怎样看待年轻一辈学习玉雕?

  姚大师:中国文化的发展才刚刚开始,文化的最大机会就是现在。中国玉文化发展已经有了很大的成绩,但还是要不断进取,和田玉是一种无可替代的材质,但内容的进取要靠我们所有的琢玉人。

  对于年轻人来说,不经过刻苦肯定不能成才。要认真的学,才能有进步;一心只想着玩,学起来就慢。年轻一辈的玉雕学习者要经常画,反复画,要扎实基本功。现在也有很多女性玉雕从业者,你们要发挥女性独特的认真和细腻,在做细工上出色。

  四、作品赏析,风韵独存

陈健大师作品 十二元辰白玉套牌

  陈大师:这套白玉牌的原名叫《十二元辰牌》,“元辰”二字的意思是道教中的十二星数,每一个元辰对应一个月,也代表每一个星数的元神,十二星数代表一年。一年对于人生来说是一个小的轮回,在一定意义上象征圆满。当这个题材定下来以后,我通过二次设计首先确定了每一块玉牌的主体,此时,牌身的其它配饰都没有设计。

  这套牌子是统一整形的,大小形制一样,都有一个小的标头。在设计之初我便希望它们既是一套插牌,又能每一块单独佩戴,这就要考虑到“打眼”的问题。我便在标头上设计了花纹,在花纹里取了“眼”。

  标头的花纹设计是非常伤脑筋的,一是因为要保持套牌作为摆件的完整性,所以取的“眼”要不明显的,几乎看不见;二是因为十二块牌子的标头都是手工画的,所以一直在控制每块牌子之间的误差不能太大。在这套牌子里,我对“眼”的处理想了很多种方法,最后选择了这个方法,让人一眼看上去不知道它有眼,又确保了每块牌子都可以单独佩戴。

  十二块牌子的主体是每一块先画下来做调整,全部画完之后再统一调整,所以这套牌子画了很久。在推形之后,再把所有的构图完善。这一套牌子不是完成一个再完成一个,为了保持统一性,是在全部都完成到四分之三的样子,再单独处理的。还有打磨的问题,十二块牌子不会因为图快而找几个人一起打磨,全由同一个人来打磨,因为每个人的打磨技巧不同,对根脚的处理和出来的光泽也不同,十二块牌子在光泽上也要统一把控的。

观众翻阅《国家艺术》杂志,观赏《十二元辰白玉套牌》

  在设计和雕刻的过程中,我们都会遇到问题解决问题,一块牌子很好解决,但如果十二块牌子中的某一块出现了偏差,那么其余的十一块都要根据它的偏差来修整。所以制作套牌最大的难度就是统一,尤其是十二块。当你设计制作一组套牌时,你要把各个因素都考虑周全,比如这套牌子的底托和盒子的设计,如果太大是否不便于携带。

  所以说块数越多,难度越大,所以市场上做套牌的越来越少。换言之,做套牌在能力的要求上也很高,我做这组套牌也是谨慎的尝试和锻炼,从中懂得了很多。后期会做更大的尝试,也会多向前辈讨教。

  我今天所说的,是我在设计制作的过程中所面临的问题,是我作为一个琢玉人将我的理解和经验分享出来。

姚菊萍大师作品 连连见喜套饰

  姚大师:《连连见喜套饰》、《玉兰花套饰》这系列作品是以现有的题材加以拓展的一种尝试。《连连见喜套饰》皆选自同一块玉质白润的和田籽玉,每件饰品上都有神态活泼的喜鹊立于盛开的莲花之上,且每件饰品上的喜鹊都相呼应,寓意年年见喜。我掏掉莲花中间的一小部分,镶入祖母绿,代表中间飞莲蓬,象征幸运吉祥。祖母绿的周边镶嵌钻石,符合现代女性的时尚审美。

  陆老师:这件作品给我的感觉是——时代的作品,中西文化的结合,我们的下一代能够接受祖母绿,能接受钻石,但是我们的主体依然是传统文化中的莲。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做出来已经是一种成功。姚大师通过她女性独有的视角将她对于莲花的理解表现出来,雕刻的莲花瓣都很有感觉。我们一直都在摸索着一条属于我们自己的路,但是从行业上面来说,这个行业需要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玉恒堂堂主彭志勇先生

  论坛接近尾声时,玉恒堂堂主彭志勇先生有感而发,他首先对诸位贵客于百忙中前来参与学习讨论,表示最诚挚的欢迎和感激。鉴赏会暨实战论坛不知不觉已有两周岁了,这每一个月的相知相守相伴,珍贵无比。我们在大师玉雕联盟定制中心平台畅所欲言,百家争鸣,实在是一件幸事、乐事。

  他对两位主讲嘉宾于论坛上的发言与分享,深表敬佩。琢玉人的艰辛与成功、付出与收获,无法通过世俗中的一些因素来判定,莫失本心,你一定能在玉石王国中,遇见最美好的自己!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返回顶部